台灣

太魯閣錐麓古道 Zhuilu Old Trail

太魯閣錐麓古道 Zhiulu (Jhuilu) Old Road (Historic Trail) by Wilhelm Chang
錐麓古道是合歡越嶺古道的一部分,也是太魯閣國家公園內唯一的史蹟保存區。
整段古道從慈母橋起算到錐麓吊橋共有約十公里的長度,但是目前因為部分路段坍塌,
所以只有開放錐麓吊橋到斷崖駐在所約3公里的路段,所幸這3公里內有整段古道最精華的部分,即錐麓斷崖段。
整個古道距離立霧溪谷有近六百公尺的落差,也就是可以容納得下一座台北101。
整段古道的寬度大約就是一個成人的肩寬,最窄處大約只有50-60cm,且多數路段是沒有護欄(我還蠻支持這樣的做法,保留古道的原始風貌),雖然暴露感極強,但是可以毫無遮蔽的鳥瞰太魯閣峽谷。

 


太魯閣錐麓古道 Zhiulu (Jhuilu) Old Road (Historic Trail) by Wilhelm Chang
-燕子口,古道入口錐麓吊橋在燕子口的一端。


我在申請入園許可証的時候,看到當天已經很多人預約要上錐麓古道。為了拍攝時不會干擾到其他人,也避免被過多的人潮擾亂自己的登山節奏。
所以在當天特別提早出發。我大約八點多抵達錐麓吊橋,卻看到一遊覽車的登山客正魚貫的下車,正在聽嚮導解說。
趁著他們還在領礦泉水的時候,我趕緊將入山證和入園許可證交給一旁的工作人員,請他打開通往錐麓吊橋的門鎖。
短暫的在錐麓吊橋上近距離欣賞了立霧溪與峽谷的美景之後,為了拉大和後面登山團的距離,就加緊腳步出發。
即使面對一開始的一連串不算平緩的上坡和階梯,我還是加快節奏,以比平常快的速度前進。

太魯閣錐麓古道 Zhiulu (Jhuilu) Old Road (Historic Trail) by Wilhelm Chang
-巴達岡駐在所的門柱,除此之外的遺跡大概只有地基而已。

一路上超過五個人後,抵達大約在1KM處的巴達岡駐在所遺址。此時已經聽不到後方登山客的談話聲,便在此稍作休息。
從駐在所僅存的兩根門柱望向峽谷對岸的高山,這樣的風景不知和當時日本駐警看到的是否相去不遠。
本想在此地多探一下駐在所的遺跡,不過遍地盛開的野花招來許多採蜜的蜜蜂。
我每走一步都驚擾許多隻,雖然已經動作放輕,但我還是在一隻蜜蜂咬我小腿時放棄了。
幸好我的登山褲有防蟲咬,不然獨身在山裡,被群峰攻擊也求救不易。

太魯閣錐麓古道 Zhiulu (Jhuilu) Old Road (Historic Trail) by Wilhelm Chang
-巴達岡二號吊橋,當時雖已近九月,但還沒十點就已經日照強烈,相當炎熱。

接著抵達巴達岡二號吊橋,當日天氣十分炎熱,吊橋毫無遮蔽,加上又隱約聽到有人聲,就沒有多停留欣賞吊橋下的風光,繼續趕路前進。
此後有許多長的「之」字型上坡,且多在林蔭之內,雖然可以避開烈日,但是也沒有展望,讓辛苦的上坡稍嫌枯燥了一些。

太魯閣錐麓古道 Zhiulu (Jhuilu) Old Road (Historic Trail) by Wilhelm Chang
-過了2KM處之後,樹木變得稍微稀疏一點,可以看到比較多的山景,但離錐麓斷崖仍有一段距離。

 

錐麓斷崖段

太魯閣錐麓古道 Zhiulu (Jhuilu) Old Road (Historic Trail)

被認為是太魯閣之最的錐麓古道,我個人認為最精彩的部分就是錐麓斷崖這段。
儘管已經在網路上看過無數張錐麓古道的照片,但等我終於鑽出2.5公里長的樹林,看到接下來的路段後,還是不禁讚嘆。
僅有一人寬、毫無遮蔽的古道就懸在幾近垂直的錐麓斷崖上,彷彿走過一趟人生經驗就比別人特殊一點。

正當我拍完這張照片之後,身旁突然一隻動物從後方山壁上一躍而下、飛快地鑽入前方懸崖上的樹叢,
正在才想會不會是松鼠的時候,另一隻動物又從山壁上一躍而下,這次我有看清楚了,是一條蛇……還好沒跳到我身上。

太魯閣錐麓古道 Zhiulu (Jhuilu) Old Road (Historic Trail) by Wilhelm Chang
錐麓古道是日治時期為了攻打以及日後方便治理太魯閣族,而由日本人監督、強徵原住民開鑿的。
我在回程的路上碰到在路口看到的登山團,帶團的太魯閣嚮導大哥在等待落後團員時與我閒聊告訴我,
日本人為了在幾近垂直的錐麓斷崖山壁上開鑿出道路,便派族人在腰間繫上繩索從稜線垂降埋設炸藥,先在山壁炸出基本的路基,
再派人工慢慢雕鑿。
以當時的科技水準來看,想必是相當驚險且艱鉅的工程,相對也顯現出日本人對於台灣山區治理的決心。

 

太魯閣錐麓古道 Zhiulu (Jhuilu) Old Road (Historic Trail) by Wilhelm Chang
山裡氣候變化快,去程時炎熱晴朗的天氣才近中午就開始多雲了起來,整個太魯閣峽谷也因為大量雲霧的遮蔽,時亮時暗,
跟來時烈日下反射大量日光的情況相比,氣氛相當不同。

站在這裡許久,這樣壯闊的景色真的是怎麼看都看不夠,一點都捨不得走,但後面的商業登山團已經逐漸跟上,
避免我的腳架和大攝影包會阻礙其他人通行,也只好邁開腳步下山。

太魯閣錐麓古道 Zhiulu (Jhuilu) Old Road (Historic Trail) by Wilhelm Chang
從古道往下看太魯閣峽谷與立霧溪,錐麓古道的確不是膽小或懼高的人適合來的。

太魯閣錐麓古道 Zhiulu (Jhuilu) Old Road (Historic Trail) by Wilhelm Chang
拍攝時相機架在懸崖邊真的蠻令人提心吊膽的……
我後來為了自拍還把相機架在懸崖邊,跑到6公尺外擺好姿勢用手機遙控相機的WU-1b來拍攝,
當時真怕一陣強風或腳架一滑整台相機掉下去峽谷裡。

古道上的歷史文物
太魯閣錐麓古道 Zhiulu (Jhuilu) Old Road (Historic Trail) by Wilhelm Chang
錐麓斷崖段的中間還有一個小小的隧道,長度不長,是從錐麓吊橋端進入後的第二座隧道。

太魯閣錐麓古道 Zhiulu (Jhuilu) Old Road (Historic Trail) by Wilhelm Chang
山洞內部則有一尊日式的佛像,在這麼險象環生的道路上,並不難理解它在這裡的原因。
佛像前面有似乎是香座的裝置,旁邊還有山友放的糖果,但不知道為什麼被放了一塊石頭在前面,回來看其他人的紀錄並沒有這塊石頭。

太魯閣錐麓古道 Zhiulu (Jhuilu) Old Road (Historic Trail) by Wilhelm Chang
隧道口還有當時開鑿紀念的刻字,我只看得出「紀念」、「澤」和「大正」這幾個字。
石塊左下方還有器具開鑿的痕跡。

太魯閣錐麓古道 Zhiulu (Jhuilu) Old Road (Historic Trail) by Wilhelm Chang
抵達斷崖駐在所時,其實也只看到地基而已,反到是附近有座「花蓮港廳巡查班長持館代五郎之碑」值得一看。
因為開鑿古道時犧牲太多太魯閣族人,導致錐麓古道完工的隔年(1916)太魯閣族襲擊斷崖駐在所,把巡查班長持館代五郎斬首。
為了紀念這個事件便在斷崖駐在所這裡立了座木樁,後來在1935年改成現在的水泥碑。

 


太魯閣錐麓古道 Zhiulu (Jhuilu) Old Road (Historic Trail) by Wilhelm Chang
後來循著原路又回到錐麓吊橋,其實當時有點捨不得離開,畢竟太魯閣峽谷真的好美,看都看不完。
錐麓古道果真是名不虛傳,有著俯瞰太魯閣峽谷的絕佳地理位置與豐富的歷史背景。
對著兩個元素深感興趣的我自然將錐麓古道列為我最喜歡的景點之一,很推薦喜歡登山、攝影的人來一趟,
只是錐麓古道需要一點體力基礎(最好也不要懼高),先適度訓練一下體能再來才會比較盡興。

軌跡圖
太魯閣錐麓古道 Zhiulu (Jhuilu) Old Road (Historic Trail) by Wilhelm Chang

 

Comments

comments

在《太魯閣錐麓古道 Zhuilu Old Trail》中有 2 則留言

  1. 所以現在只能走這段?
    那麼不用再請嚮導?
    這樣來回一趟大概花多少時間?
    我還沒去過,這大概是我台灣最想去的地方了。
    版主回覆:(12/03/2014 03:58:16 AM)
    是的目前只能走這段,路跡明顯路程不長,我個人覺得不用請嚮導。
    來回一趟時間視個人體力和背負裝備情形而不同。
    但我推測一般人應該3小時左右可以完成。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