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琉球迎王

疫情下對傳統的真實期待


 

小琉球迎王 by 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他也提到,雖然也是攝影愛好者,也很想拍照紀錄。但出於心中對王爺的尊敬,取景時不敢爬得比神明高。因此當他看到外地的遊客爬到制高點拍攝時,心中總會感嘆,也許這就是信仰的不同吧!

 

小琉球迎王 by 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抵達小琉球後,我在碼頭邊租了機車。先去燒王船的中澳沙灘勘查一下環境、尋找拍攝角度。這時沙灘上已經開始用吊車堆疊起大量的金紙。隨後我便出發尋找遶境中的王船與轎班。雖然網路上可以查到王船預計的行程時間,但王船實際上的位置常常是與行程表不同的。於是我決定沿著主幹道前進,並注意聽是否有鞭炮聲,果然不久就找到了王船隊伍。

 

小琉球迎王 by 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隊伍一開始先有各式旗仗、鳴鑼人員,接著就是各府王爺的神轎與轎班,再來便是王船。其後還有一台載著廟方人員的小巴,之後更有眾多徒步或騎車跟隨的信眾與旅客。隊伍即將抵達前,居民會先燃放鞭炮、施放沖天炮。而民居前除了香案外,也擺放著點心與飲料給轎班人員使用。若要捐獻香油錢、紅包,前導的隊伍中也有背著小木船的人負責收取,但我印象比較深刻的,是隊伍中,有位拿著長長竹竿,負責撐起路徑上垂下的電線,讓王船可以順利通過的人員。

 

小琉球迎王 by 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小琉球迎王 by 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民家的狗都跑出來看外面怎麼這麼熱鬧。

 

小琉球迎王 by 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正要進入碧雲寺牌坊的王船隊伍。

 

我繼續跟隨遶境隊伍至碧雲寺(島上的觀音寺)後,本想趁隊伍回到三隆宮之前,先去吃個晚餐。途中心想順道繞過去看看中澳沙灘,抵達時卻發現現場已經架起一片腳架海。於是也顧不得吃晚餐,在現場覓得一個好位置後,便開始凌晨燒王船的漫長等待。

 

小琉球迎王 by 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空中同時有非常多空拍機在空紀錄。

 

小琉球迎王 by 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王船前正在上演酬神戲。

燒王船 上天繳旨

 

在漆黑的海岸邊等待近八個小時後,終於聽到遠方有鑼鼓鞭炮聲漸漸接近。接著同樣的遶境隊伍開始抵達,與白天不同的是,這些神轎點上了相當現代的LED燈,相當特別,其後便是眾所矚目的王船進場。待王船就定位後,許多工作人員開始爬上堆積成小山的金紙(又稱天庫)堆,把成捆的金紙丟下來安置在王船周邊。過程中也不時揚灑金紙,眾多黃紙飛跨王船的美麗畫面讓我印象極為深刻。

 

小琉球迎王 by 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被LED燈點亮的神轎。

 

小琉球迎王 by 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燒王船前,工作人員正在洋灑金紙。

 

小琉球迎王 by 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各府的娘傘登過船後,便準備引燃王船。

 

當準備工作進入尾聲,各府王爺的娘傘陸續登上並離開王船後,現場便要迎來儀式的最高潮。當王船準備就緒,只待引燃時,典禮主持人突然天外飛來一筆,用台語透過麥克風問了句『有人有帶賴打(lighter,即打火機)嗎?』時,現場屏氣凝神、等待了一整晚,就為了清晨王船點火瞬間的群眾,不約而同的噗哧一笑,緊繃的氣氛瞬間斷線、鬆弛了不少。

最後王船在一串鞭炮聲後引燃,這時王船週遭人山人海,人人高舉手中的手機、相機拍攝,螢幕發出的冷色光,在夜幕下與暖色的火光相互輝映。

 

小琉球迎王 by 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小琉球迎王 by 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小琉球迎王 by 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然而火勢並不如我以為的,會迅速猛烈的吞噬整艘王船,而是安靜地緩緩燃向船尾,並逐漸蠶食整艘王船。整個燒王船的儀式,等到王船的主桅桿在凌晨約四點半在火光中倒下後,才算是完結。從點火開始起算,整個過程約耗時一小時。

 

小琉球迎王 by 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小琉球迎王 by 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小琉球迎王 by 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小琉球迎王 by 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最初圍繞在王船週遭、人山人海的群眾,也在期間逐漸散去。我也在王船主桅桿倒下後離開,結束這次的小琉球燒王船紀錄行。期待三年後,能夠把東港、南州與小琉球的迎王祭典都記錄起來。

 

小琉球迎王 by 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小琉球迎王 by 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拍攝心得

這次拍攝小琉球迎王祭典,是我首次在台灣拍攝較大型的宗教祭典,拍攝上與我過去在世界其他地方拍攝的宗教/ 文化活動有所不同。因此當遇到拍攝同好時,有機會我就會問他們是否有拍攝過燒王船、整個流程大約會是如何、有沒有什麼瞬間、哪些角度是整個祭典中最精彩且值得紀錄的。藉此獲取攝影上的一手珍貴情報外,也能驗證自己事前做的功課。之前在印度拍攝恆河夜祭時我也是如此,事後也證明極為有效。

 

 

雖然我也在日本拍攝過神轎遶境,也於歐洲數國拍攝過遊行這類主體會在街道上移動的場合。但在這些場合,主體隊伍的周遭或者行徑路線的街道旁,通常會有區隔群眾與隊伍的措施。像是工作人員組成的人牆或者實體的欄杆等。

 

 

但是在拍攝小琉球迎王時,隊伍周遭其實沒有這類的區隔。因此常有當地民眾或者信眾騎機車超越、切割隊伍。讓拍攝構圖中常有這些不相干人突然出現,讓拍攝到『乾淨』畫面的難度提升。

 

小琉球迎王 by 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加上隊伍通常是在長縱深的場景中行徑,因此當我退到遠處,準備用長焦鏡壓縮拍攝時。常會有手持手機或非持長焦鏡的拍攝者就直接走到我正前方拍攝,進而擋住我的畫面。

 

小琉球迎王 by 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小琉球迎王 by 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當然在公共場所中,這些人有權利站在任何他們想站的地方,我也不是要比較國內外兩種作法的優劣,只是對我想要記錄到的畫面而言,拍攝的難度就更加提升了。畢竟隊伍是會行進的,當我被擋住後,我就只能移動另覓其他適合的角度,徒增錯失拍攝良機的風險。所以整個拍攝的過程中,我常常是在注意周遭環境並準備隨時變換構圖的,給未來也有意拍攝的人參考嘍!

 

 

更多好文



加入我的粉絲團

追蹤我的Instagram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