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ssusvlei 死亡谷與箭袋樹森林

Sossusvlei 死亡谷與箭袋樹森林介紹與旅行建議



果來到納米比亞只能去一個景點,我絕對毫不猶豫得選Sossusvlei。Sossusvlei除了是納米比亞獨有的景色外,這裡的沙丘與死亡谷也數次登上國家地理雜誌。因此不只在旅人,在攝影人心中也有獨特的地位。

 

Sossusvlei 死亡谷與箭袋樹森林介紹與旅行建議 by 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Namib's Valley

離開斯瓦科普蒙德往南行駛約六小時,就可抵達Sossusvlei,一天之內一定可以抵達。然而,因為我們預計抵達Sossusvlei的日期,其中一天剛好遇上當地的長週末。加上又是八月旺季,因此在國家公園內的營地一位難求,因此我們只好在Sossusvlei前再中停一站。

 

Sossusvlei 死亡谷與箭袋樹森林介紹與旅行建議 by 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本來對Namib's Valley沒有太多期望,但實際抵達後,面對開闊的地景與上千個沙丘,立即讚嘆不已。

 

我們停留的地點在Namib’s Valley,這裡雖不是大多遊客會停留的地方,但也有壯觀的地景,以及三顆箭袋樹。因此如果沒有時間造訪南方箭袋樹森林的人,也很推薦改停這裡。

 

Sossusvlei 死亡谷與箭袋樹森林介紹與旅行建議 by 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在Namib's Valley也可以看到納米比亞的『桌山』Gamsberg。我們在Namib's Valley時正好是太陽會從Gamsberg升起。



南迴歸線與沙漠小鎮Solitaire

從Swakopmund往返Sossusvlei必定會通過南迴歸線,也因此許多人會在紀念碑拍照留念,也有少數人會在紀念牌上塗鴉,我也看到疑似台灣人留下的姓名貼紙。

 

Sossusvlei 死亡谷與箭袋樹森林介紹與旅行建議 by 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南回歸線標示牌。上面有疑似台灣人留下的姓名貼。

 

離開南迴歸線之後,便來到進入沙漠前的唯一小鎮Solitaire,因此幾乎所有人都會在此停車加油補給,並稍事休息。這個小鎮也不大,基本上除了一座加油站、一間汽車維修廠、一間有著名蘋果派的餐廳和幾間民房外,基本上也沒有太多其他設施了。在休息的同時,很多人也會和這裡許多的廢棄古董車合影。

 

Sossusvlei 死亡谷與箭袋樹森林介紹與旅行建議 by 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Solitaire一景。

 

Sossusvlei 死亡谷與箭袋樹森林介紹與旅行建議 by 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雖然入口處的許多廢棄古董車與黃沙、仙人掌與風車營造了美國西部荒野的感覺,但這個小鎮其實相當熱鬧,幾乎所有旅人都會在這裡停車加油與補給。

 

離開Solitaire後,下個目的地就是有著紅沙漠的納米布諾克盧福國家公園。我們的嚮導說他曾在這路上看到花豹,於是我們也對路邊的動靜加以額外的關注。



Sossusvlei 納米布諾克盧福國家公園

納米布諾克盧福國家公園(Namib-Naukluft National Park )是納米比亞最著名的國家公園,以公園內的Sossusvlei最為人知。雖然Sosussvlei本身是公園內的一個鹽陶盤地(Salt-clay Pan),但Sossusvlei一名也常被用以泛指公園內包含諸多紅色沙丘與谷地一帶的範圍。過往曾登上國家地理雜誌封面與內文的Dune 42與死亡谷皆是在此處。

 

紅色沙丘 Dune 45 Dune 42

Sossusvlei 死亡谷與箭袋樹森林介紹與旅行建議 by 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Sossusvlei最大的看頭之一,便是這些古老又巨大的紅色沙丘。

 

然而要見證或拍攝到如國家地理雜誌封面照的景色,則必須在特定的時間抵達,即是日出時分或日落時分。其中清晨又以氣溫低、空氣擾動較少,可以拍攝到較佳的畫面而為上選。不過由於非洲的日出與日落時間極快,紅色沙丘與死亡谷在同一時間只能選擇一處拍攝,兩處皆有意拍攝者必須預留足夠天數。

 

Sossusvlei 死亡谷與箭袋樹森林介紹與旅行建議 by 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幾處比較著名的沙丘,也分別依據距離Sesriem入口的公里數而加以編號,例如距離公路最近的四十五號沙丘Dune 45,便是位在距離入口45公里處。

 

Sossusvlei 死亡谷與箭袋樹森林介紹與旅行建議 by 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Dune 42。我原本認為早晨是較佳的拍攝時機,除了氣溫低空氣擾動小,可以取得較佳的畫質外,也因為沙丘上不會有遊客的腳印。然而其實有人作為彰顯沙丘規模的比例尺也是一種拍攝方式。

 

Sossusvlei 死亡谷與箭袋樹森林介紹與旅行建議 by 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返回營地途中的另一沙丘。

 

前段提到國家公園內一位難求,但其實國家公園外也有很多住宿可以選擇,為何非要住在國家公園內呢?主要是因為國家公園位在Sesriem的入口有兩道大門。而這兩道大門的開門時間不同,內門會在日出前一小時開門,外門則是在日出時開門。加上從內門到Dune45這類著名沙丘尚還有約一小時的車程、離死亡谷一小時二十分車程,因此如果想要在死亡谷內拍攝日出時亮暗並存的照片,就必須住在國家公園內才有可能趕在日出前抵達。若是住在國家公園外,也許勉強趕得及在日出時,拍攝各個沙丘的光影對比照,但若想要在死亡谷拍攝類似照片,則必定會來不及。

 

我們前往死亡谷拍攝的當天早上,特別在內門開門前一小時,即日出前兩小時,就到內門前面等待開門。即便如此,我們前方還是有一台車比我們早到。等待的過程中,我們後方也排起長長的車龍。內門一開時,所有車子都加足了馬力往前衝。途中許多車輛不時互相超車,雖說這段路的路況算是良好,但在一片漆黑中為了搶先而互相高速競逐還是有一定的危險性。

 

我們的嚮導在以安全為優先的情況下,以最快速度抵達了進入死亡谷前的沙地。雖然這時我們前方有一輛車比我們先抵達,但在柔軟的沙地上,駕駛四輪傳動車必須有相當的技巧,否則會欲速則不達。我們的嚮導技術高超,除了長期開這條路線外,我們前一天也來勘景過,因此輕鬆得在沙地上超過那台車,率先抵達死亡谷入口。我在沙漠裡疾行了一公里後率先抵達死亡谷,獨享了無人的景色。

死亡谷 Deadvlei

死亡谷一帶原本其實有河流流經,然而因為沙漠化,地貌逐漸改變,原本的河道被截斷而形成一座湖泊。由於失去水源,這座湖泊在距今約一千年前完全乾涸,原本湖底的粘土經年累月的曝曬後,已堅硬如水泥一般。原本生長其上的樹木也逐漸枯萎,由於乾燥的環境,這些樹木也不會腐化,最終成為今日所見的石化樹。

 

Sossusvlei 死亡谷與箭袋樹森林介紹與旅行建議 by 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今日其龜裂與堅硬如水泥的乾陶土湖床與其上的石化樹是死亡谷裡最經典的影像。

 

Sossusvlei 死亡谷與箭袋樹森林介紹與旅行建議 by 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納米比亞的死亡谷曾數次登上國家地理雜誌。為了拍攝好這樣的場景,我們除了提前先來場勘之外,也分別在日落與日出前來拍攝。圖為日出時的場景,此時有附近沙丘的陰影映入谷中,形成亮暗對比、既具象又抽象的場景。

 

Sossusvlei 死亡谷與箭袋樹森林介紹與旅行建議 by 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分別在日落前與日出時分造訪過死亡谷後,雖然兩個時間各有風情,但我不得不說我稍微偏好日出時分一些。原本陰暗的谷地,雖著太陽逐漸升高,逐漸投入谷地的光線帶來了無限的光影變化。

 

Sossusvlei 死亡谷與箭袋樹森林介紹與旅行建議 by 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死亡谷的這些石化樹由於常年極度乾燥的氣候,已經不會腐化。

 

Sossusvlei 死亡谷與箭袋樹森林介紹與旅行建議 by 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大爸爸沙丘上的兩位健行客與死亡谷中的兩顆石化樹互相呼應。如此的地景、光影與幾何帶給了我無限的拍攝靈感。

 

Sossusvlei 死亡谷與箭袋樹森林介紹與旅行建議 by 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納米比亞的納米布國家公園內有著世界最古老的沙漠,這座年紀以千萬年計算的沙漠圍繞著一座乾枯千年的湖床與其上的石化樹。當日落光線照入這個谷地中時,這些年歲各不相同的物體分別依照自身的材質、受光方位與角度,反射出不同的歲月之色,形成一幅抽象又具象的畫面。此外,也很高興可以以這個作品入圍國家地理2019攝影大賽。

 

當然最理想的狀況是直接住宿在內門內的Sesrium Lodge,由於位在內門之內,便不必受國家公園的開關門時間限制。然而Sesrium Lodge相當熱門,因此除了價格偏高外,通常也較難預定。

 

Sossusvlei 死亡谷與箭袋樹森林介紹與旅行建議 by 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攀爬 Dune 45 四十五號沙丘

此外,也因為日出日落速度極快,會建議白天就先在附近找好打算拍攝的沙丘,實際拍攝時才不會損失寶貴的時間。而距離公路最近的Dune 45,除了拍攝起來好看之外,也建議預留時間實際攀爬上沙丘,沙丘上也是別有一番風景,相當推薦。

 

Sossusvlei 死亡谷與箭袋樹森林介紹與旅行建議 by 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Dune 45稜線上的景色。原以為已來到高點,沒想到到了稜線才發現這是無盡延伸的沙漠中之其中一脈而已,永遠走不到盡頭。

 

Sossusvlei 死亡谷與箭袋樹森林介紹與旅行建議 by 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然而從Dune 45稜線看出去的地景相當壯觀,推薦一定要爬上來。如同我們嚮導說的,旅行不是只有拍照片而已,體驗本身也很重要。

 

Sesrium峽谷

國家公園內另一個可以看的地方是Sesrium峽谷。Sesriem峽谷是Tsauchab河經歷百萬年蝕刻出的河谷,是這個極度乾燥的沙漠地帶裡,唯一常年含水的地方。也因此這裡過去是人類取水之地,事實上,Sesrium在南非語系中,意思是六段繩之意,指需要連結六段皮繩方能從河中取水之意。

 

Sossusvlei 死亡谷與箭袋樹森林介紹與旅行建議 by 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Sesrium峽谷距離國家公園入口僅4.5KM,距離營地也不遠,可以在離開沙丘或死亡谷後順道造訪。

 

仙女圈

在Sossusvlei除了沙丘與死亡谷這類谷地外,還有另一種值得留意的地景,即下圖背景山坡上巨大的圓圈。這些在原本平均散佈植株的大地上,突然不時出現的圓形不毛之地,被稱為仙女圈(Fairy Circle)。仙女圈形成的原因至今仍無定論,除了非科學的神靈創造說、外星人造訪說外,科學上也有火蟻行為、輻射活動以及植物之間的競爭理論等。如果有參加沙漠景觀飛行的行程,則可以從空中俯瞰較完整的仙女圈分佈。

 

Sossusvlei 死亡谷與箭袋樹森林介紹與旅行建議 by 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箭袋樹森林

離開Sossusvlei後,便是長路迢迢前往南方箭袋樹森林的漫漫長路。我們在國家公園外門天亮開門時離開,最終大約下午三點半,總共耗時約八小時。因此在箭袋樹森林看到的是否值得這樣長的開車時間,就見仁見智了。在箭袋樹森林主要有三樣主題可看,第一就是箭袋樹森林,第二則是巨人的遊樂場,第三則是每天兩次的獵豹喂食。

 

Sossusvlei 死亡谷與箭袋樹森林介紹與旅行建議 by 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箭袋樹森林與銀河。

 

Sossusvlei 死亡谷與箭袋樹森林介紹與旅行建議 by 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巨人的遊樂場。

 

Sossusvlei 死亡谷與箭袋樹森林介紹與旅行建議 by 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如果膽子夠大的話,可以進到籠子內近距離觀看獵豹餵食。

 

如果對我在納米比亞的旅程感興趣,可以聯繫替我預定行程的變色龍旅行社噢!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