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攀雪山

冬季攀登雪山主東峰紀錄與Nikon Z 24-120mm f4 S實測



雖已登過雪山,但卻未在雪季時登臨其上,欣賞祂得此美名的景象。因此有次鋒面來襲時,我與朋友們決定把握機會上山追雪,拍攝名符其實的雪山。這也是我繼EBC後首次於雪季登山,更是在台灣的第一次。為此,我特意帶上一樣山旅拍攝的利器。

 

大霸尖山、小霸尖山和遠方的雪山群峰 by 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日出時分的雪山北稜角。

 

晨光照射下的焰紅聖稜線。

 

白雪覆蓋的雪山圈谷。

路線

這次走的路線是經典的雪東線。自雪山登山口啟登後,一路經七卡山莊、哭坡與哭坡觀景台、雪山東峰、三六九莊、黑森林、雪山圈谷,最後登頂雪山主峰。我上次造訪雪山時,天氣狀況不太穩定。抵達主峰頂時,先是下了冰雹,接著便是厚實的白牆,展望全無。因此真的很期待這次能有好的天氣。

粉紅南湖中央尖

我們自登山口起登時,是天空澄明的好天氣。加上我們一行四人都是影像創作者,因此一路上拍攝美景花費不少時間。不過我們皆已來過雪山,沒有撿山頭的壓力,只要別太晚到369山莊,就可盡情拍攝。

 

在哭坡觀景台眺望遠方不時探頭的南湖大山。

 

所以當我們抵達東峰時,已近傍晚了,這時品田山的山肌紋理在斜陽下更加明顯。這時天氣狀況好,有機會拍攝雲海上、夕陽照映下的紅色南湖大山與中央尖山,便決定留下來等景。雖然期間因為停止走動,冷得不時打顫、鼻水直流,但我們最終都有拍攝到滿意的照片。

 

斜陽照射下山肌更加凸顯的品田山。

 

雪山東峰稜線與遠方的品田山。

 

夕陽照射下的粉紅南湖大山。

 

夕陽照射下的粉紅中央尖山。

 

明日即將登頂的雪山。

 

我們抵達369山莊時,裡面其實沒有很多山友。我們所待的一翼,約只有不到十人。但其中一位該日剛從雪主下山的山友,跟我們說上面雪山雪況很好,加上好天氣加乘,有著極美的雪景,讓我們對隔天的拍攝充滿期待。

 

冰佈黑森林

因為比較晚才到山莊,當我們用完晚餐鑽進睡袋後,闔眼不到幾個小時,就又要出發去雪山主峰拍攝日出。出發時,我看到隊友們皆已戴妥岩盔,才跟著戴上。沒想到走進黑森林不久,我就因為踩空頭部著地,在岩盔的正中央撞出一個洞,真是幸『盔』呀!

 

白天回程時所見結滿冰柱的岩壁,與佈滿冰霜的步道。

 

剛進黑森林時路上皆無雪,直到我們行經一處滲水的岩壁時,才發現地面已結成一大片冰。安全起見,我們全員停下來穿上冰爪,才繼續推進。通過時,我們驚奇地發現一旁的岩壁早已結滿冰柱,而地面所結的冰層下,竟還有活水流動!

 

路徑旁的石坡表面雖然結了一層冰,但冰下其實還有流動的水,是相當特別的現象。

 

雪山日出   

出了黑森林後,我們開始在圈谷中爬升。但因為在冰雪上行走所耗的時間較預期的多上不少,我們在離主峰還有一小段距離時,夜空開始出現破曉前的薄光。於是我們邊走邊拍攝,霎時間曙光穿過圈谷的缺口,照紅了北稜角。

 

我們離開黑森林在圈谷中爬升時,天空已有破曉前的薄光。

 

曙光穿過圈谷的缺口。

 

被朝陽照紅的北稜角。

 

隨著高度的持續推升,之後將踏足、這時已呈焰紅的聖稜線與其起點大霸尖山便映入眼簾。注視著雪山北峰到主峰這段平均海拔超過3,500公尺的稜線,我除了想像其上能見的美景外,心中也有點憂慮在雪季攀登聖稜線是否能順利走完。

 

晨光照射下的豔照射下的焰紅聖稜線。

 

圈谷美景

最後我們順利攻頂雪山主峰。一反上次白牆的慘況,這次是視野無礙的開闊大景,整個圈谷盡收眼底。我們在此又拍攝了許久,直到疾風吹走了隊友的空拍機、流雲轉為濃霧,我們才緩步下山,結束這次的冬季雪山行。

 

我在主峰頂前眺望北稜角。

 

北稜角海拔3,880公尺,僅低雪山主峰六公尺,是台灣的第三高峰。也是我們後來冬攀聖稜線的一道障礙。

 

這次登頂除了天氣極佳外,也欣賞到覆雪的圈谷美景。

 

圈谷東側的連峰。

 

此行的隊友們。

 

隨後雲霧漸濃,我們便趕緊下山。

 

滿佈冰雪的雪山圈谷。

 

當我們抵達圈谷底部時,雪山主峰早已隱沒在濃雲之中。

 

再次經過黑森林要下山的我。表情有些無奈是因為林中雪況不定,必須多次穿脫冰爪。

山旅利器 Nikon Z 24-120 f/4 S

對創作者來說,最好的工具,不一定是規格看起來最好的,而是不阻礙創作過程,使用起來最流暢的那樣。過往我國外拍攝慶典活動,以及在台灣攀登高山時,最常使用的是標準變焦的24-70 f2.8 鏡頭。這個標準變焦鏡皇的畫質與對焦表現無可挑剔,然而有兩點因素,讓我覺得最適合山旅的鏡頭或許另有他人。

 

 

70端不夠望遠

在登山的過程中,常會有需要使用壓縮感拍攝遠山,以及不期而遇的野生動物。這種情況下的70mm總有些力不從心的感覺,即便有勤勞地背70-200上山,也會因為換鏡頭中斷拍攝的流暢度,甚至錯失拍攝野生動物的機會。實務上,也會因為需要上下沈重的背包而降低換鏡頭的意願。 

 

登山時其實常有長縱深的場景,需要使用長焦鏡來壓縮,讓畫面更加緊湊。Z 24-120 f/4 S @f/8|120mm

 

拍攝遠山時也常需使用長焦鏡的壓縮感拍攝。Nikon Z24-120 f/4 S @ f8|120mm | ISO 220

在雪山之後,我又帶了Nikon Z 24-120 f/4 S去了趟玉山主北。在下山過程中遇見一隻帝雉雌鳥快速穿越步道,所幸有120mm,使我能順利捕捉到這個瞬間。

 

路上不期而遇的野生動物,這時120mm就顯得相當實用了。Z 24-120 f/4 S @f/4 | 120mm

 

重量的抉擇與f4 vs f2.8

如果使用的是高畫素機身,望遠端不足的問題或許有時還能透過事後裁切處理(雖然還是無法替代壓縮感),但重量與景深卻不然。以我現有的配置,如果要涵蓋24-120的焦段範圍,我必須背24-70與70-200兩顆鏡頭上山。而24-120不但一顆鏡頭就可以解決,甚至重量還比一顆24-70還輕。這對於重量錙銖必較的長天數縱走行程來說吸引力極大。

 

Z 24-120 f/4 S 與 Z24-70 f2.8 S 外觀上的比較。除了體積更小外,重量也更輕,極利登山旅行。

 

相較於Z 24-70 f2.8 S龐大的82mm口徑,Z 24-120 f4 S 是較為適中的77mm。

 

f4光圈在分離主體與背景的能力上,雖稍遜於f2.8光圈,但可以透過退後一些、使用較長的焦段來彌補。但在拍攝夜景如星空這類題材,則無疑是f2.8較具優勢。

 

Z 24-70 f/2.8 S @f/2.8 | 70mm

 

Z 24-120 f/4 S @f/4| 70mm

 

Z 24-120 f/4 S @f/4| 120mm

 

光圈f/4時的景深,人物與背景還是能有一定程度的分離。Z 24-120 f4 S @f/4|24mm

 

於光圈值4時的低光表現。搭配Z6機身呈現的畫質仍屬純淨。Z 24-120 f4 S @f/4 | 24mm | ISO 800

畫質與對焦

Z 24-120 f4 S的畫質是最讓我驚艷的地方,玉山與雪山兩趟山旅下來,共一千八百張照片中,我幾乎看不出有與Z 24-70 f2.8 S有明顯差異的地方。只有在對焦上,於一些比較困難的情況,例如低對比的環境下,雖然Z 24-120 f4 S對焦也很快,但可以感受Z 24-70 f2.8 S對焦相對比較果決。不過兩者差距其實很小,且出現的次數也不多。 

 

Z 24-120 f4 S在畫質上依然展現S鏡的高水準。

 

我們吃午餐時有隻金翼白眉跳到我的背包上(我們沒有餵食牠),我隨即用120mm拍攝這個瞬間。Z 24-120 f4 S @f/4 | 120mm | ISO 100

 

即便放大至100%,鳥羽細節依然清晰、畫質禁得起檢視。Z 24-120 f4 S @f/4 | 120mm | ISO 100

 

結語

Nikon Z 24-120 f/4 S畫質絕佳且輕便,焦段範圍從廣角到中長焦兼具,真的幾乎沒有可以挑惕的地方。綜合考量下,如果只能帶一顆鏡頭出門登山旅行,兼顧畫質與焦段範圍Nikon Z 24-120 f/4 S 絕對是我的首選。再搭配Z 14-30mm f/4 S,防守範圍則又更加完整,大力推薦給想要輕裝出行的攝影旅人。

 

延伸閱讀



追蹤我的Instagram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