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漾森林 新阿溪縱走 下篇

水漾森林健行紀錄與拍攝建議



震與颱風對於很多人來說,幾乎是毀滅的代名詞,然而以自然的角度來說,卻僅是萬物循環的過程之一。但毀滅之後的重生,往往美得觸動人心,就如阿里山眠月線鐵道與水漾森林。若要一睹這兩個例證,新阿溪縱走便是很好選擇。

 

水漾森林健行紀錄與拍攝建議 by 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水漾森林。

 

此路線即是從眠月線所在阿里山,走到水漾森林登山口所在的杉林溪遊樂區。稱之為新阿溪縱走,是因為過去在民國60-70年間也有類似的路線,但後來因為921地震而中斷,故加一『新』字以做區隔。



因為昨晚睡前發現天空越發清朗,可以看見點點繁星。除了想到我們也眠於月下,會心一笑之餘,也想著今早可能會有景可拍。便在天亮前起床,沿著石猴休憩區的舊步道,爬上石猴的頸部等待景色。不過因為天氣實在太晴朗,因此沒有出現特別的景色。

 

水漾森林健行紀錄與拍攝建議 by 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隔天一早是好天氣,我們決定回到石猴遊憩區,順著廢棄的步道登上石猴。

 

水漾森林健行紀錄與拍攝建議 by 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本來這個角度可以看到石猴的形象,可惜地震把石猴的頭給震斷了。

 

水漾森林健行紀錄與拍攝建議 by 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石猴『脖子』望出去的景色。

 

水漾森林健行紀錄與拍攝建議 by 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離開石猴站後,可以看到一些過去了林業遺跡。這應該是過去集材機的引擎。

第二天 上松山 下水漾森林 一訪最老的神木

我們回到車站吃玩早餐、整理好裝備後,便繼續出發。石猴站後方的鐵軌因為更少人走,狀態顯得更為殘舊。途經一處也許是過去為了截彎取直,但來不及完工的隧道。

 

水漾森林健行紀錄與拍攝建議 by 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石猴站後的鐵軌明顯狀況更糟。而且似乎也更細,應該是過去伐木時期的鐵軌。

 

水漾森林健行紀錄與拍攝建議 by 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途經一處內部已經崩塌堵死的隧道,不知是不是尚未完工就遭廢棄。

 

隨後我們來到第二處鐵道路基崩塌處,在此我們便要高繞至此行最高點松山。一開始的上坡確實相當的陡,但接上稜線後,便稍微和緩一些。期間我們經過一開闊有展望處,本來希望可以看到玉山主峰與其山脈,可惜被雲層阻擋,未能如願。

 

水漾森林健行紀錄與拍攝建議 by 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來到鐵軌最終的崩斷處,就要開始高繞至松山,並開始下切直到水漾森林。

 

水漾森林健行紀錄與拍攝建議 by 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松山是新阿溪縱走的最高點,上方立有日治時代營林局的石碑。

  

水漾森林健行紀錄與拍攝建議 by 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上方字跡都依然清晰可見。

 

很快的我們就抵達松山的三角點,與其後山頭制高點上、日治時期營林所所立的石碑,此後便是一路陡下至亞衫坪林道。這段下坡不太好走,加上水氣將沿路的石頭、樹根打濕,很容易滑倒,很多地方甚至要拉繩而下,必須全神貫注在路徑上。中間我們經過早期林業鐵道遺留的鐵軌,但不太確定是屬於哪條路線。

 

水漾森林健行紀錄與拍攝建議 by 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離開松山後,便是漫長的陡下。

 

水漾森林健行紀錄與拍攝建議 by 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途中又再經過廢棄鐵軌。依然是伐木時期的窄軌。



眠月神木與酒瓶營地

離開斷軌後,我們繼續陡下,直到抵達酒瓶營地後才稍做休息。這裡有許多新舊的酒瓶,然而新的遠多於舊的。這是早期過去林務局與其配合廠商在伐木或造林時,工人飲用留下。跟過去日本駐在所,駐守的日本警察也會留下許多酒瓶一樣。

 

水漾森林健行紀錄與拍攝建議 by 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途中經過的酒瓶營地。雖說是過去造林時,工人飲用留下的酒瓶,但其實定睛一看,絕大多數都是近期後人丟棄的新酒瓶。

 

 

離開酒瓶營地後,我們短暫地踏上林道。但由於林道也因地震而斷裂,無法直接通往眠月神木,我們只得再往前下切至乾溪床,再回到森林中爬升回林道。回到林道後就輕鬆了許多,我們很快來到水漾森林與眠月神木的叉路口。在這裡我隱隱約約聽到有電鋸的聲音,不知道是不是山老鼠,希望林務局的大哥們能去查明。

 

水漾森林健行紀錄與拍攝建議 by 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離開酒瓶營地後,我們短暫地經過亞杉坪林道,便繼續下切到溪谷匯流處,再上切回到林道。圖為路上經過的巨大奇形樹頭。

 

水漾森林健行紀錄與拍攝建議 by 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通往林道的森林小徑。

 

前往眠月神木,包含休息、拍照,來回需要一小時左右。期間林道有幾處的崩塌,有不小的上下起伏。不過最終看到巨大的眠月神木時,還是相當的震撼。眠月神木是紅檜,高48公尺、樹圍21公尺,樹齡則有4100年,是台灣最古老的神木。神木內部雖已中空,但頂部仍有枝葉,因此應該還活著。樹的根部有大量的垃圾,但大多年代久遠,還看到已經絕版許久的汽水瓶,猶如格格不入的時空將囊。

 

水漾森林健行紀錄與拍攝建議 by 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最終看到巨大的眠月神木時,還是相當的震撼。眠月神木是紅檜,高48公尺、樹圍21公尺,樹齡則有4100年,是台灣最古老的神木。神木內部雖已中空,但頂部仍有枝葉,因此應該還活著。樹的根部有大量的垃圾,但大多年代久遠,還看到已經絕版許久的汽水瓶,是不受歡迎的時空膠囊。

 

水漾森林健行紀錄與拍攝建議 by 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從中空的眠月神木往上看,樹裡面可以站好幾個成人。



水漾森林

離開神木後我們回到水漾森林的下切點,不久就抵達了我們此行的最後重點水漾森林。水漾森林是因為1999年921大地震後,石鼓盤溪的河道被阻塞,而形成的堰塞湖。原本的森林則因為被湖水浸泡,形成了湖中枯木林的美景,進而吸引許多人前來探訪,並連帶造成了環境上的影響。

 

水漾森林健行紀錄與拍攝建議 by 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最終我們下切到水漾森林。

 

當我們終於從森林中竄出,看到石鼓盤溪的溪水時,心情相當振奮。而且相較於網路上看到的人滿為患,這日似乎只有我們一行四人(以及後來抵達的一隊商業團約5、6人),可以享受一些清幽與寧靜。

 

水漾森林健行紀錄與拍攝建議 by 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水漾森林與倒木。

 

我們趁天色尚未暗下來之前搭好營帳,本來期待能有夕景可賞,無奈最後仍因雲多未能如願。晚上用晚餐時,發現天空慢慢清朗,星空漸明,便帶著希望隔天一早能出大景的期待入睡了。



第三日 急行軍回杉林溪

清晨五點起床時,我往帳外水樣森林方向一看,發現天空大致晴朗,或許有希望出景。我便速速起床著衣,拿起拍攝裝備往湖岸走去。在等待的同時,雖然樹木與雲朵已開始有日出前的淡淡紅光,但我也發現日出處的雲似乎有些多。果然這天的日出最終沒有出現我希望的大景。然而這日依然是舒爽的藍天白雲,我們在湖畔享受了一下日光,欣賞一下好天氣下的水漾森林後,便收拾裝備離開了。

 

水漾森林健行紀錄與拍攝建議 by 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因為抵達時是霧氣蔽日,因此很希望隔天可以出景。可惜只有日出前短暫地出現粉紅色的雲,旋即隨著天色變亮而消失。

 

水漾森林健行紀錄與拍攝建議 by 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水漾森林空拍。

 

水漾森林健行紀錄與拍攝建議 by 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要離開水漾森林時,天氣已經轉好。

 

離開水漾森林之後便是連續不緩的上坡,其中還有需要拉繩的段落。之後會再穿越一片較為平緩的森林,再往上接回林道。在接回林道的上坡中,又發現殘存的鐵軌,不知過去是屬於哪條路線。接回林道後我們前進的速度就比較快了。林道來到鹿屈山叉路口後,會遇到一段需要拉繩的長下坡,但之後又再接回林道,一路平緩地通往杉林溪。快要抵達杉林溪時,相較於通行車輛的蜿蜒林道,我們選擇走山友開闢的捷徑。經過幾次拉繩阧下後,終於聽到嘈雜的人聲、看到油油亮亮、平滑如絲的黑色柏油路。不得不說,在山裡上上下下走了三天樹根盤錯、滿佈大小石塊的山路後,終於踏上柏油路時,還是很感動的。

 

水漾森林健行紀錄與拍攝建議 by 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最終我們回到杉林溪,並搭乘客運回到台中。這時天空出現美麗的雲彩,不禁遺憾我們太早下山。

延伸閱讀



追蹤我的Instagram

只有 WordPress 網站管理員能看到這項錯誤訊息
錯誤: 尚未連接至使用者 ID 為 1288845824 的帳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