孚日廣場 與 蘇利宅邸

巴黎 孚日廣場 Place des Vosges 與 蘇利宅邸 Hôtel de Sully介紹自由行建



黎的瑪黑區過去是貴族居住的區域,因此留下許多富麗堂皇的宅邸,如孚日廣場與蘇利宅邸。這些宅邸如今多在巷弄深處,從大馬路看去根本不會察覺裡頭藏了世外桃源。加上多數遊客多被名氣更大的景點如羅浮宮、凱旋門吸引走,也讓這些廣場成了可以避開遊客喧囂的美麗小天地。

 

到巴黎攝影 孚日廣場 Place des Vosges

 

隱藏在孚日廣場原名皇家廣場(Place Royale),是由法王亨利四世所建,是一座邊長140公尺、有著統一立面樣式的廣場,在當時是首見的創舉,為歐洲最早皇家城市規劃的體現。孚日廣場的北面與南面各有一個較高的『亭』,底下各有三拱通道。這兩座亭原本是要設計給國王與王后使用的,然而實際上卻沒有任何一位王室成員在這裡生活過。即便如此,孚日廣場還是開了巴黎貴族建築規劃的先河,許多貴族一直居住在孚日廣場直到法國大革命爆發為止。

 

 

 

 

孚日廣場有許多知名的住客,包括著名小說「鐘樓怪人」、「悲慘世界」的作者 -雨果(Victor Hugo)。他的故居之一就位在孚日廣場6號,「悲慘世界」的大部份也是在這裡完成。有人說這是巴黎最美的廣場,當天我到孚日廣場的時候,巴黎正下起傾盆大雨。雖然光線不是最理想的狀態,但也讓我可以慢慢觀察這個四周被豪宅圍起,自成一局的小世界。

 

 

 

 



倚著有雨果塗鴉的迴廊牆柱等了莫約20分鐘,除了一團來迴廊避雨的旅行團和幾個從故居參觀出來的遊客之外,整個孚日廣場相當冷清。看著在雨中坐在草皮上冥想的情侶,正當我開始考慮要不要到旁邊明顯是景點價格的咖啡廳歇歇腿時,大雨就停了。我走進沒什麼人的廣場,看著天空陰暗灰沉的厚重雲層,實在不適合拍照,便轉頭尋原路離開。有趣的是剛才還在雨中冥想的情侶反倒現在不見蹤影,莫非是專挑雨天冥想?

 

 

 


等我走到
巴士底廣場時,大片厚重的烏雲就全數消散了。雨後乾淨的空氣讓接近黃昏的陽光更顯金黃耀眼。拍完巴士底廣場和七月柱之後,決定再回去看看孚日廣場的情況。沒想到也才隔半小時,剛才冷清的廣場現在卻是生氣蓬勃,充滿各樣的人;開放學的小孩嬉鬧著在廣場上、噴泉旁玩耍,父母則坐在樹蔭下的長椅上休息,一群打扮嘻哈的青少年喧嘩得穿過廣場、兩個背包客拿著旅遊書站在路易十三的雕像前閱讀著。

 

 

到巴黎攝影 孚日廣場 Place des Vosges
每個人都在孚日廣場做著自己的事,而我則在苦思怎麼拍這個 -說起來真得有點平凡 的廣場,孚日廣場說大不大,說小不小。說大,又沒大到可以拍出壯闊感,說小,又沒小到可以一鏡全入,總之是個棘手的大小。很難拍出它被四周磚房包圍、隔離,有那麼點遺世獨立的小世界感。經過各種嚐試後,結果仍然沒有完全滿意,只能怨自己的攝影造詣還是不夠好了。

但即使遭受這個拍攝上的小挫敗,我還是很喜歡孚日廣場的寧靜、平和與孤立感,即便不是雨果作品迷,我依然推薦來巴黎的人若行程不是太趕,不妨到孚日廣場來閒逛一下。



蘇利宅邸 Hôtel de Sully

緊鄰孚日廣場的則是蘇利宅邸。蘇利宅邸原是一位富裕的金融家於西元1624年所建,後來被蘇利公爵(法王亨利四世的財政大臣)所購買,並整修成今日的面貌。蘇利宅邸在後來的歲月中幾經轉手,最終在1944年成為國有財產,今日為法國歷史建物中心 ( Centre des monuments nationaux ) 所在之地,負責管理法國的國家歷史建物。

 

延伸閱讀



加入我的粉絲團

追蹤我的Instagram

只有 WordPress 網站管理員能看到這項錯誤訊息

Warning: The account for needs to be reconnected.
Due to Instagram platform changes on March 2, 2020, this Instagram account needs to be reconnected to allow the feed to continue updating. Reconnect on plugin Settings page

錯誤: 這個帳號的 API 要求已延遲。 不會擷取新貼文。

這個網站使用的 Instagram 存取權杖發生問題,目前網站伺服器無法連結至 Instagram。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