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霸尖山

大霸尖山攀登紀錄與拍攝建議



霸尖山是岳界人士口中的台灣三尖之一,海拔3492公尺,山形雄偉獨特、從不同角度皆有獨特的樣貌,因此也有人稱之世紀奇峰,是台灣極具代表性的高山之一,更是泰雅族的聖山。也因此這趟來回六十幾公里的登山路線,某種程度上也算是條朝聖之路了。

當年我在玉山北峰拍下千元鈔上經典的玉山主峰像後,就和朋友打趣地說下次該拍五百元上的大霸尖山了。沒想到時隔近六年,中間去了英國工作、甚至都看過聖母峰了,才終於實現當時的那句話。

 

大霸尖山 朝聖五百元上的名山by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大霸尖山晨景。



路線的選擇

攀登大霸尖山的典型路線需耗時三天。第一日從大鹿林道東線開始,走過17公里平緩的林道後,再爬升至海拔2699公尺的九九山莊過夜。隔日一早再出發前往大霸尖山、小霸尖山,回程時順道登利澤山、加利山兩座百岳後,再回到九九山莊休息過夜,隔日再下山走出林道。然而多數人會在前一天就先到觀霧居住,以便隔天一早起登。

這個路線對於一般攀登者來說也許沒問題,但對於攝影師如我來說,從九九山莊前往大霸尖山的拍攝點,仍有三個多小時的路程,有極大的可能會錯過日出的最好光線。因此上述的路線對於以攝影為目的的人來說,並不是最好的安排。因此我安排的行程如下:

第一天:

一早從台北出發,11點前抵達大鹿林道東線,並在日落前抵達19K林道終點 -馬達拉溪登山口宿營地,並在該處的工寮過夜。

第二天:

一路爬升至中霸山屋,途中先登頂加利山,並在日落前前往中霸坪,拍攝大霸夕彩,再返回中霸山屋過夜。

第三天:

前往中霸坪拍攝大霸晨景,再前往大霸、小霸尖山,並勘查其他拍攝角度。中午前返回山屋,卸下腳架等較重的裝備後,再前往登頂利澤山。回到山屋用過午餐,小憩一會後。於日落前再回到中霸坪拍攝大霸夕景,再回到中霸山屋過夜。

第四天:

再次去拍攝大霸、小霸尖山晨景後,回到山屋收拾裝備,再一路下山,於日落前走出大鹿林道東線,再開車回台北。



第一天:大鹿林道東線 至 15.2K 工寮

我大約早上十一點左右抵達大鹿林道東線入口,由於多數走一般行程的人這時才正要離開登山口,我與他們閒聊,知道他們凌晨四五點就出發後,其實蠻驚訝的,但事後想想,也許有些人需要趕車吧。而大鹿林道東線上其實沒太多景色,如果真的要說,大概就是14.5K的東線瀑布,許多人如果時間充裕的話,回程會在這裡戲水再離開。

 

東線瀑布。

 

我今日的目標是走完大鹿林道,並在終點處19K的工寮過夜。但我在半路遇到雪霸國家公園的工作人員,他們跟我說因為九九山莊正在進行基地台的工程,所以19K馬達拉溪登山口的工寮與宿營地都住滿了工作人員,並堆放許多工程器材。因此我便提前在15.2K的工寮過夜,在這裡我遇到一群搭伙商業團、非常熱情好客的大哥大姊。他們甚至請我吃了晚餐和隔天的早餐,讓我省去煮飯的麻煩。

 

15.2K工寮。

 



第二天

清早與大哥大姐們告別後,我便繼續踏上林道,把昨天未完成的部分走完,然後一路走到中霸山屋。清晨時的林道空氣清爽,走起來十分宜人。不一會就走到了17K的捷徑下切處,這裡已經有大批下山的山友在休息了。我小憩一下後,便開始下切。其實捷徑已經被整理、採初階梯狀了,雖然坡度仍陡,但是相對好走。很快我就到了19K工寮,我先去看了廢棄的舊管制站,才踏上紅色的新便橋,進入大霸尖山的登山口。

 

到九九山莊之前的這段路,基本上就是毫無停歇的上坡。然而途中會經過美麗的森林,也不會日光曝曬。我最終花了近三小時才抵達九九山莊,我向莊主詢問了中霸山屋的水況、稍事休息並且吃了點乾糧後,便又繼續上路。離開九九山莊後,依舊是一路上坡。其中一段是出了森林的開闊地,也許因為太陽曝曬,散發出陣陣的土香,讓我想起在尼泊爾走EBC的日子。

 

大霸尖山 朝聖五百元上的名山by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前往九九山莊時途經的森林。

 

大霸尖山 朝聖五百元上的名山by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九九山莊。

 

大霸尖山 朝聖五百元上的名山by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九九山莊。

 

過了不知多長的上坡,我終於抵達了加里山岔路口。多數人都是在登完大小霸之後,回程時才順道登頂加利山。但因為我回程單日要走超過30公里的路,所以時間不是很充裕,因此在去程時,就必須先登頂加利山。加利山來回約需時40分鐘,加利山本身的山形普普,但是有絕好的展望,在這裡我也首次見到大小霸的樣貌。

 

大霸尖山 朝聖五百元上的名山by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從加利山看向大小霸,搭配樹林的缺口,猶如一顆愛心。

 

大霸尖山 朝聖五百元上的名山by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加利山頂旁看天池望向大小霸。

 

離開加利山,走過一段長下坡後,便開始最後一段上坡。上坡雖然然漫長,但是有大霸與群山作伴。最終在離開利澤山叉路口不久後,我在天黑前30分鐘左右抵達當日的夜宿點中霸山屋。

 

大霸尖山 朝聖五百元上的名山by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前往中霸山屋時一景。

 

大霸尖山 朝聖五百元上的名山by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前往中霸山屋時一景。

 

大霸尖山 朝聖五百元上的名山by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中霸山屋便是我這兩夜的落腳處。

 

大霸尖山 朝聖五百元上的名山by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夕陽時分的雲海日落。

 

然而這個時間點有些尷尬,我如果直接再推進到中霸坪,抵達時可能剛好錯過最好的光線,也沒有時間尋找適合的前景元素。於是決定以空拍機代腿,替我跑一趟。果然穿過雲層後,我看到被夕陽照射得火紅的大霸尖山,與粉紅天空下的雲海。回到山屋後,也許因為時序已經進入深秋,加上山屋只有我一人投宿,入夜後格外寒冷。我早早用完餐後便鑽入睡袋,為明天的拍攝養足精神。

 

大霸尖山 朝聖五百元上的名山by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夕陽餘暉下的大霸尖山與中霸坪。



第三天

這日我凌晨四時就起床,快速地整裝與用完早餐後,就啟程出發。中霸山屋到我今日拍攝日出的中霸坪,只需約15-20分鐘的路程,因此我五點多就抵達了。此時天已經微亮,我也在中霸坪尋找適當的構圖。

 

大霸尖山 朝聖五百元上的名山by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中霸坪拍攝大小霸,可惜雲彩的位置不如我的預期。

 

出乎我意料地,大約在五點半左右,就開始有從九九山莊出發的人抵達。最後大約有7~8人在中霸坪欣賞日出。這天的日出相當精彩,緩緩從雲海中升起的太陽,把天空中輻射狀的高空雲映成粉紅色,美景環繞整個山頭,無論看向哪個方向,都是令人驚豔的景色。而大霸尖山也被初升的太陽照成金黃色,耀眼得令人難忘。可惜當時粉紅色的雲彩不在大霸尖山的上方,讓我有些扼腕。

 

大霸尖山 朝聖五百元上的名山by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日出的光線把四周的山景映成令人難忘的景色。

 

大霸尖山 朝聖五百元上的名山by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日出時的山景。

 

大霸尖山 朝聖五百元上的名山by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日出金光下的黃金大霸。

 

拍攝完大霸日出後,我便開始向大霸尖山的霸基前進。這段路上有幾處很適合拍攝大霸尖山的地方。一路下坡,我很快地來到霸基,在這裏,才能真正體會大霸尖山的氣勢與規模,很自然地會感到讚嘆與敬畏,也無怪乎會成為泰雅族的聖山了。

 

大霸尖山 朝聖五百元上的名山by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往大霸霸基前進。

 

大霸尖山 朝聖五百元上的名山by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大霸尖山在這個角度更顯現它的尖。

 

大霸尖山 朝聖五百元上的名山by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同往霸基的山徑。現在已不開放登上大霸尖山山頂,因此抵達霸基便視同登頂。

 

在這裡留影紀念後,我便往小霸尖山前進,然而霸基下僅有肩寬的通道,與一旁的萬丈深淵,加上不時滴下水珠,讓我額外地專注。通過霸基後,需要再爬上一小段石瀑,抵達箭竹林後,才算走上稜線。由於等下還要從小霸折返,因此一出箭竹林後,我便將包包卸下,輕裝前去攻頂小霸尖山。

 

大霸尖山 朝聖五百元上的名山by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前往小霸尖山必須走在只有肩寬的小徑。由於右側就是萬丈深淵,因此走起來要全神貫注。

 

大霸尖山 朝聖五百元上的名山by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大小霸的影子投影在對面山坡上。

 

大霸尖山 朝聖五百元上的名山by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通過大霸霸基往回望,可以看到小小的登山客,可見大霸尖山的規模有多龐大。

 

登頂小霸尖山需要在幾乎垂直的峭壁拉繩而上,因此對此類地形較沒經驗的人來說,暴露感較強,可能會覺得比較可怕。我因為去過五寮尖等地,因此無論上下小霸尖山,都覺得還好。而登頂之後,我對小霸尖山山頂的無死角展望讚嘆不已,除了是欣賞大霸尖山絕佳的角度之一外,也能看到雪山山脈等群峰。

 

大霸尖山 朝聖五百元上的名山by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小霸尖山(左)與大霸尖山(右)的空拍照。

 

在小霸尖山山頂留影紀念後,我便循原路回到中霸山屋,卸下背包、只帶相機去輕裝攻頂利澤山。回到山屋時遇到許多在中霸山屋用午餐的山友,也許是因為因為登頂後的興奮,很多人都放聲談笑。到了下午兩三點後,才逐漸安靜下來。我也利用這段寧靜小睡了一下,準備傍晚時再回到中霸坪前拍攝夕陽。

  

也許因為前一天走的路程確實比較長一些,這一個多小時午睡品質極佳、很快就蓄滿了精神。我把拍攝的裝備整理好後,就出發前往中霸坪。然而抵達中霸坪後,發現一反早晨的晴朗天氣,這時山谷中雲霧翻騰,大霸尖山也因為太陽被雲層遮住,不時失去光彩。我不放棄任何希望,還是等到太陽落下的時候。無奈大小霸只在雲霧中若隱若現,畫面雖然也很美,但沒有出現我預想的畫面。最後只好回到山屋,早早用完晚餐就寢。準備明早拍攝日出。

 

大霸尖山 朝聖五百元上的名山by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日落前再次回到中霸坪拍攝,不料雲霧開始漸漸湧入山谷。

 

大霸尖山 朝聖五百元上的名山by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眼看小霸尖山已經開始逐漸被雲霧掩蓋,心中不免開始擔心。

 

大霸尖山 朝聖五百元上的名山by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而日落光線最美時,大小霸就幾乎被雲霧給遮蔽了,讓我很是扼腕。所幸我還有一次早晨的拍攝機會。



第四天

其實昨日拍攝時,我發現以當今時節太陽的方位來說,在小霸尖山的山頂拍攝大霸尖山的日出會是比較好的位置。因此這日我便更早起床,在滿天星斗與頭燈光線的照耀下,小心翼翼地在黑暗中再次通過霸基狹窄的路徑,走過大小霸之間的稜線,最後拉繩通過小霸尖山的垂直峭壁,登上小霸尖山的山頂。

 

這日的天氣相當晴朗且無風。因此雖然是在日出前的黑夜登上小霸尖山,但由於我有穿著適當的服裝,因此並不感寒冷,反而有冷冽清爽的舒適感。在這樣的狀態下等待日出,其實是一種享受。隨著太陽即將升起,天色也漸漸轉亮。這時我才發現剛剛看似晴朗的夜空,其實有薄薄的一層高空雲。這層雲在golden hour前,把整片天空染成粉紅色,美得令我印象深刻。隨後的日出,也再次讓大霸尖山沐浴在金黃的晨光之下,為這日我的拍攝劃下完美的句點。

 

大霸尖山 朝聖五百元上的名山by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我早早就摸黑登上小霸尖山,等待日出。隨著天空逐漸變涼,大霸尖山背後的雲彩也被映成了粉紅色。

 

大霸尖山 朝聖五百元上的名山by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沐浴在日出晨光下的大霸尖山。

 

離開前,我再次在小霸尖山上仔細環顧遠方的雪山。想到兩週後就要去攀登雪山,似乎現在走聖稜線過去比較快。當然這只是想想而已,我已沒有足夠的食物與準備繼續走下去,就留待未來再來完成吧。

 

大霸尖山 朝聖五百元上的名山by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遠方的雪山與前景的我愛你營地。

 

大霸尖山 朝聖五百元上的名山by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我愛你營地近景。

 

大霸尖山 朝聖五百元上的名山by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離開小霸尖山前,幫自己留影紀念。

 

離開小霸尖山後,我便趕緊回到中霸山屋收拾東西,準備一路下山回到登山口開車回家。雖然下山整體來說比較快,但總長度仍有30公里長。尤其最後回到大鹿林道東線時,17公里多的緩上真的顯得漫長沒有止境。最終花了八小時,才從小霸尖山走回林道登山口,剛好趕在日落時離開,完成這次的大小霸攀登。

延伸閱讀



追蹤我的Instagram

只有 WordPress 網站管理員能看到這項錯誤訊息

錯誤: 尚未連接至使用者 ID 為 1288845824 的帳號。 資訊提供不會進行更新。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