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聖第三極 (上) 紅色聖母峰

聖母峰基地營 EBC Chola Pass Gokyo湖 健行記錄



球除了南北兩極外,喜馬拉雅山區也因為其極端且嚴苛的環境,而有第三極之稱。這裡有超過14座超過八千公尺的高山,包含世界最高峰聖母峰(Everest)。要一睹聖母峰的風采,一般人最佳的選擇就是聖母峰基地營(Everest Base Camp, 簡稱EBC)健行。本文是我此行的紀錄,若是想了解聖母峰基地營健行的行前資訊如所需文件、每日行程等,請參考此文

 

EBC健行的最佳季節為秋季(9-11月)與春季(3-5月),有多種路線可以選擇,只去基地營則耗時約兩週。我因為之後還往西去拍攝如綠寶石般的Gokyo湖,所以總共耗時16天(不計飛機延誤)。大多數人會雇用背伕、有餘裕一些的甚至會再多雇一位嚮導。我因為拍攝的關係,耗時較長,需要的行程彈性也較大。如果有人等我拍攝的話,或多或少會造成我心理的壓力,加上不太適應別人幫我背背包的概念,因此決定獨攀。我理解獨攀有其風險,但我有高海拔與極區活動的經驗,對自身的能力與條件有一定了解,加上參考許多獨攀者的經驗,才下此決定。實際上,旺季時的EBC路上滿是登山客,幾乎沒有獨處的時刻。

 

聖母峰基地營 EBC Chola Pass Gokyo湖 健行記錄 by 張威廉 Wilhelm Chang
飛往盧卡拉小飛機的駕駛艙與駕駛。

 

健行EBC多數人選擇從海拔2860公尺的盧卡拉作為起點,主因是此處有座機場,可以從首都加德滿都搭乘小飛機過來。我抵達加德滿都後,先到市區的飯店住了一晚,把健行用不到的東西寄放在飯店後,隔日才出發去盧卡拉。加德滿都的飯店通常都很樂意免費讓你寄放行李,主要是希望你健行回來後還會繼續住在該飯店。我翌日拂曉出發,抵達加德滿都機場的國內航廈後,竟已經是人聲鼎沸。通過了形式的安全檢查、來到航空公司櫃台後,上頭卻高掛班機延誤的告示牌。等待復飛的過程很漫長,我搭乘的Tara Air敷衍、打發了事的態度更是讓人沮喪。出於無聊,許多陌生人都彼此攀談起來,互相交換情報與自己的行程,這時也是找到潛在健行同伴的機會之一。

 

聖母峰基地營 EBC Chola Pass Gokyo湖 健行記錄 by 張威廉 Wilhelm Chang
前往盧卡拉的途中,左側舷窗可見雪山。

 

前往盧卡拉的航程上,只有左側的窗戶才能看到山景,因此我特別選擇第一個登機。檢查完登機證,與雙手合十的空姐互道『Namaste』後,如願以償坐到左側的第一個位置,享有舷窗與駕駛艙的雙重視野*。許多人說加德滿都飛往盧卡拉的航程極為可怕,除了因為飛機小、容易顛簸外,也因為盧卡拉的機場跑道只有460公尺長,是一般小型機場的一半不到,更只有國際機場的十分之一。且跑道盡頭就是山壁,如果降落過程中有任何狀況,是沒有任何重飛的可能。然而我飛往盧卡拉與降落的過程卻極為順暢,除小飛機的機壁較薄,暴露感比較強烈一點外,我覺得比我飛進加德滿都時還要平穩多了(飛進加德滿都時感覺飛機都快翻了......) 。抵達盧卡拉後,因為天色已經要開始變暗,決定辦完健行許可後,就在盧卡拉住一晚,明天一早再出發。

註:並非每種機型都能看到駕駛艙,如Summit Air的新型捷克製機種駕駛艙是密閉型的。

 

聖母峰基地營 EBC Chola Pass Gokyo湖 健行記錄 by 張威廉 Wilhelm Chang
盧卡拉機場,有世界最危險機場的稱號。



 

離開盧卡拉後我正式開始EBC健行。沿途經過許多精心維護的山屋,搭配路邊綻放的野花,若非路上常見的經幡和佛塔,其實還頗有歐洲高山小鎮的感覺。我避開一般團客會住宿的Phakding,選擇再走一段上坡到Monjo,找個乾淨的山屋過夜。這樣除了可以避免大型登山團的喧鬧外,也能減輕隔天前往南崎巴札的負擔。

 

聖母峰基地營 EBC Chola Pass Gokyo湖 健行記錄 by 張威廉 Wilhelm Chang
前往Monjo的路上有許多漂亮的山屋與野花。

 

聖母峰基地營 EBC Chola Pass Gokyo湖 健行記錄 by 張威廉 Wilhelm Chang
路上也充滿了藏傳佛教的經幡、轉經輪與刻有祈禱文的石頭。

 

聖母峰基地營 EBC Chola Pass Gokyo湖 健行記錄 by 張威廉 Wilhelm Chang
路上不時出現的轉經輪。

 

如果有在台灣登高山的經驗,應該會覺得EBC是相當舒適的路線,因為沿路都有山屋可住。這代表累了有床可以睡、餓了渴了有熱食熱飲可以享用。願意多付一點錢的,也可以充電與上網。與在台灣登高山必須要自背食物、炊具等等相比實在輕鬆太多。的確,因為是熱門的路線,EBC路線在住宿與飲食方面從來都不會是問題,而且只要你願意付錢,得到的舒適度就更高。然而EBC的困難度從來都不是在這些硬體設備上面,而是在後段海拔越來越高之後,個人身體的適應情況上。身體能夠適應,大概一切都不成問題;身體不能適應、下撤甚至斷送性命的大有人在。

 

聖母峰基地營 EBC Chola Pass Gokyo湖 健行記錄 by 張威廉 Wilhelm Chang
我在Monjo待的山屋。這在EBC路線上算是中上等級了。

 

 

聖母峰基地營 EBC Chola Pass Gokyo湖 健行記錄 by 張威廉 Wilhelm Chang
途經藏傳佛教的寺院。



尼泊爾九份

離開Monjo,通過曾在電影『聖母峰』裡出現過的雙吊橋後,便是漫長的上坡。此時海拔約三千公尺,氧氣開始變少,對負重15公斤的我開始有體能上的影響,甚至一度開始懷疑自己能否走到聖母峰基地營。所幸半途的一個公廁旁,可以看到聖母峰的遠景,小小的激勵了我的士氣。之後蝸步續行,終於來到EBC路線上最大的城鎮 -南崎巴札。

 

聖母峰基地營 EBC Chola Pass Gokyo湖 健行記錄 by 張威廉 Wilhelm Chang
沿途會看到許多背負令人咋舌重量的背伕。

 

聖母峰基地營 EBC Chola Pass Gokyo湖 健行記錄 by 張威廉 Wilhelm Chang
前往南奇巴札的景色。

 

南崎巴札十分熱鬧,網路上甚至有人稱這裡是尼泊爾九份,無論走EBC的哪個路線幾乎都會通過這裡。此處有許多登山用品店、紀念品店與咖啡店,甚至還有愛爾蘭酒吧。若裝備、藥品沒有帶齊,可在此補足。由於海拔已經來到3440m,多數人都會多停一日做適應高度。我選擇在高度適應日去著名的Hotel Everest View,這裡可以一邊喝咖啡,一邊飽覽包含聖母峰、洛子峰等群峰。然而去的路上一開始就是超級陡坡,真的頗有訓練的功效,而之後的景色更是讓這趟高度適應值回票價。

 

聖母峰基地營 EBC Chola Pass Gokyo湖 健行記錄 by 張威廉 Wilhelm Chang
南崎巴札 Namche Bazar



突破海拔四千與台日韓連線

離開南崎巴札後的下個村莊是Tengboche。來到這裡才終於有抵達喜馬拉雅群峰大門的感覺。我在往Tengboche的漫長上坡遇到也是獨行、背著重裝的Uta。Uta來自日本大阪,原本在銀行上班,目前辭去了工作在東南亞旅行。在山屋用晚餐時,山屋的女主人對著一個也是獨行的韓國男生說『你們的總統很有名』,韓國男百思不得其解,最後才搞清楚女主人以為金正恩是南韓總統。我會心一笑,這種無言感,大概跟在海外說Taiwan常被當作Thailand一樣吧!

 

聖母峰基地營 EBC Chola Pass Gokyo湖 健行記錄 by 張威廉 Wilhelm Chang
前往Dinguche。這天開始雲霧繚繞。

 

Tenboche的下一個村莊是Dingbuche,這裡因為海拔已經來到4410公尺,含氧量是平地的六成,是觀察身體是否有高山反應的指標地點。後來輾轉從其他山友得知,確實不少人當時就從這裡下徹,甚至咳血被直昇機後送回盧卡拉。我沒有任何高山反應,但山上的生活入夜後就顯得單調。在餐廳烤火、寫完日記後,就是和Uta聊天。交換旅行經驗外,也確認大阪的歐巴桑是否真的會隨身帶糖果送人、關西人講話是不是一定要有哏。隔天的高度適應我們沿著往島峰的路走了一段,雖然地勢平緩,但胸腔明顯感覺心臟強力得跳動。

 

 

聖母峰基地營 EBC Chola Pass Gokyo湖 健行記錄 by 張威廉 Wilhelm Chang
路上常見的佛塔。

聖母峰基地營 EBC Chola Pass Gokyo湖 健行記錄 by 張威廉 Wilhelm Chang
Uta與雲霧中若隱若現的Ama Dablam山。



 

聖母峰基地營 EBC Chola Pass Gokyo湖 健行記錄 by 張威廉 Wilhelm Chang
來到Dingbuche才終於有走進眾多大山之中的感覺。

 

聖母峰基地營 EBC Chola Pass Gokyo湖 健行記錄 by 張威廉 Wilhelm Chang
Dingbuche晨景。

 

隔天前往Lobuche的路上又遇到了韓國男,韓國男名叫Bono,剛退伍兩個月,趁著工作前的空檔來走EBC。也許韓國軍隊的訓練精實,即便Bono煙一支接著一支抽,卻絲毫不影響他的心肺功能。跟我背一樣重量的Bono ,比我們晚一小時出發,卻迅速地趕上我們,之後更是不時在前方等緩慢的我們趕上。來到即將叩關海拔五千的Lobuche,我和Uta對於在深山中走了一星期後,明天就要抵達基地營,感到有點不真實。

 

聖母峰基地營 EBC Chola Pass Gokyo湖 健行記錄 by 張威廉 Wilhelm Chang
我、Bono和Uta。我們背後有許多石塔,每尊都是紀念在攻頂過程中罹難的登山者。



抵達基地營

前往基地營前的最後村莊Gorak Shep的路上,很快就突破5000公尺。雖然路上終於可以看到世界最高冰河坤布冰河的樣貌,但多數人都想趕快抵達Gorak Shep然後前往基地營。到了山屋後,除了Bono對基地營沒有興趣而留在山屋休息外,我跟Uta都是卸下不需要物品後就輕裝前往基地營。離開Gorak Shep後便是走在冰河的邊緣上,繼續健行一個半小時、爬升約160公尺,才會抵達基地營。接近基地營時,就可以看到坤布冰瀑與冰河,並近距離欣賞世界第四高峰洛子峰等巨山。這裡山勢雄壯、形勢險峻,猶如地球的肌肉展示區。

 

下圖左右:前往Gorak Shep必須翻越坤布冰河上的巨石群,並不時閃避運貨的牛隊。

聖母峰基地營 EBC Chola Pass Gokyo湖 健行記錄 by 張威廉 Wilhelm Chang

聖母峰基地營 EBC Chola Pass Gokyo湖 健行記錄 by 張威廉 Wilhelm Chang

 

聖母峰基地營 EBC Chola Pass Gokyo湖 健行記錄 by 張威廉 Wilhelm Chang
終於抵達Gorak Shep,其實就是幾間山屋的聚落而已。

 

聖母峰基地營 EBC Chola Pass Gokyo湖 健行記錄 by 張威廉 Wilhelm Chang
離開Gorak Shep前往基地營的景色。

 

聖母峰基地營 EBC Chola Pass Gokyo湖 健行記錄 by 張威廉 Wilhelm Chang
昆布冰瀑與前景渺小的登山客。聖母峰基地營其實就坐落在昆布冰瀑前的岸上,是攻頂聖母峰的起點,也是一般健行客的終點。

 

聖母峰基地營 EBC Chola Pass Gokyo湖 健行記錄 by 張威廉 Wilhelm Chang
我在基地營留影。

 

在基地營拍完照、欣賞群山和冰河後,便循原路回到Gorak Shep。Uta因為天數限制,打算續攻Kala Pathar,隔日就開拔下山。當天總計我己經走了六小時,自知無法再爬三小時、陡上500公尺,便婉拒了Uta的邀約,和Bono一起在山屋等Uta回來。晚上過了Uta預計返回的時間,卻始終沒看見人影,我和Bono開始有點焦急,每當有人開門我們就探頭看是不是Uta回來了。最終Uta推門進了山屋,卻是睫毛、髮梢結冰,四肢僵硬。我們趕緊替他點餐、上熱飲。Uta身子回暖後,才告訴我們,他為了趕在太陽下山前登頂Kala Pathar,一路半走半跑,把體力用到極限後,終於在最後一絲光消失前登頂。此時的Kala Pathar,日落時氣溫約是零下十度,加上Uta之後摸黑下山,氣溫更低,也無怪乎他回來時會看來如此虛弱。

 

聖母峰基地營 EBC Chola Pass Gokyo湖 健行記錄 by 張威廉 Wilhelm Chang
這座『小丘』就是Kala Pathar。



紅色聖母峰

隔日Bono登頂Kala Pathar後,我們便在山屋外道別。Uta要循原路回盧卡拉,Bono往西去Dzongla。我則是留在Gorak Shep的山屋休息,準備傍晚登上此行最高點Kala Pathar,拍攝夕陽下的紅色聖母峰。在山屋餐廳寫日記時,才發現一旁的牆上有台灣的旅行者如Mika on the Road和CC is a trouble maker的照片與留言。但這間山屋讓我印象深刻的是它的經理齊林。齊林除了在近百團客的點單中,不曾漏掉我們這些形單影隻散客的餐點外,還記得我們每個人的名字、來自哪個國家,是作服務業的天生好手,談吐間更是極有經營者的野心。等他日後自己開業後,必定也會極為成功。

 

聖母峰基地營 EBC Chola Pass Gokyo湖 健行記錄 by 張威廉 Wilhelm Chang
只有世界最高峰才能留住世界最後一道光。

 

午後二時半,收拾好拍攝裝備後就往Kala Pathar出發。越接近山頂、海拔高度對我體力造成的影響愈發明顯,幾乎每走十分鐘就得停下來喘息。此時我注意到冰河谷開始湧進雲霧,聖母峰對面的山頭上的雲似乎也沒有移動的跡象,開始有些憂慮日落的光線會被這些雲層阻擋。等我過了5500公尺後,照在聖母峰上的光線已經開始轉黃進入Golden Hour。此時我距離山頂還有150公尺的高度,若是繼續攻頂,應該有機會在光線結束前抵達山頭。雖然山頂是俯看冰河的好地點,但此時冰河已被霧氣覆蓋,所以我便決定在此處找一個最好的地點拍攝。停下來之後,我第一件事是把所有保暖衣物穿上避免體熱流失,才開始架設腳架和相機。隨著太陽逐漸下沉、光線逐漸轉紅,我越來越篤定能夠拍到預想中的畫面。等到最佳時刻一到,快門一按、把景像寫入記憶卡。釋放掉取得畫面的壓力後,我終於能心無雜念地凝視這道景色。

 

聖母峰基地營 EBC Chola Pass Gokyo湖 健行記錄 by 張威廉 Wilhelm Chang
拍攝結束時,即便光線尚未完全消退,氣溫已降到-10ºC。

 

趁個光線還沒完全退去,我戴上頭燈,把裝備收回背包開始下山。途經雲霧帶時天已全黑,霧氣讓頭燈的光線散射,只能看見雙腳前方的一小塊範圍,只能小心慢行,但最後也安全的回到山屋。齊林看我回來,便問我有沒有拍到好照片,因為剛剛山屋周遭起了濃霧。知道我有所斬獲後,便笑著去向廚房交代我的晚餐訂單。今天的晚餐我吃得格外放鬆,因為此行的兩大寶石我已經收下了紅寶石,接下來就是往西去拿綠寶石了。

 

延伸閱讀



加入我的粉絲團

追蹤我的Instagram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