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聖第三極 (下) 翡翠般的聖湖

聖母峰基地營 EBC Chola Pass Gokyo湖 健行記錄



成聖母峰基地營與Kala Pathar後,我因為要再去拍攝群山中的翡翠 -Gokyo聖湖,整趟旅程只完成了一半。離開主線往西而去,雖然整體而言高度是下降,但還會有兩次突破海拔5300公尺的機會,其中包括翻越困難的Cho La 隘口,因此依然不是很輕鬆。加上離開山屋前得知有位日本登山客因高山症發作而驟逝,更是不敢鬆懈。但離開Gorak Shep也代表我的水袋、睡袋外層不會再結冰,也算是優點之一。本文是我此行的紀錄,若是想了解聖母峰基地營健行的行前資訊如所需文件、每日行程等,請參考此文

 

 

聖母峰基地營 EBC 健行紀錄 (下) 翡翠聖湖Gokyo by Wilhelm Chang 張威廉
經Cho La Pass 往Gokyo的岔路口。

一路下行很快就來到往南去Dugla與往西去Dzongla的叉路口。踏上往Gokyo的路明顯得比主線平靜許多,享受了難得的寧靜。當初為了輕量化沒有帶冰爪,但心裡還是有點不踏實,所以一路上不斷與從另一個方向過來的登山客打聽Cho La 隘口的路況。其中一位過去曾經待過台灣的加拿大人Dave,說其實冰爪跟已經通過冰河的人以物易物就可以了,他就是用幾條Sneaker跟50盧比換到他現在的冰爪。這番話也讓我安心許多。

 

聖母峰基地營 EBC 健行紀錄 (下) 翡翠聖湖Gokyo by Wilhelm Chang 張威廉
前往Dzongla路上的風景猶如『魔戒』場景一般魔幻。

 

前往Dzonla的路上風景絕美,除了已經可以看到一座高山湖之外,雲霧繚繞的山景更是像極了電影『魔戒』中的場景。在Dzonla山屋休息一晚後,就向Cho La 隘口出發。Cho La 隘口的困難之處在於要在短距離內爬升600公尺,其中包含一個四十五度的巨石坡與跨越一條冰河,加上海拔五千多公尺的低氧量,對體能是一大挑戰。也由於是移動日的關係,所有的裝備都必須背在身上,與輕裝去爬Kala Pathar和基地營不同,因此被許多人視為一道難關。

 

聖母峰基地營 EBC 健行紀錄 (下) 翡翠聖湖Gokyo by Wilhelm Chang 張威廉
山景前的Dzongla村。

 

 

聖母峰基地營 EBC 健行紀錄 (下) 翡翠聖湖Gokyo by Wilhelm Chang 張威廉
途經一座高山湖泊。

 

聖母峰基地營 EBC 健行紀錄 (下) 翡翠聖湖Gokyo by Wilhelm Chang 張威廉

 

 



 

 

我從平地到爬升穿越巨石坡時,又再次感受到高海拔低含氧帶來的體能打擊。背著重裝、又不時需要手腳並用的陡坡攀爬,確實在體力上帶來不小的消耗。雖然在穿越巨石坡後的小鞍部可以稍微喘息且有極佳的視野,但隨後看到巨大冰河以及遠方必須翻越的高聳冰河坡時,心理還是頗有挫折感。

 

聖母峰基地營 EBC 健行紀錄 (下) 翡翠聖湖Gokyo by Wilhelm Chang 張威廉
從平地氣喘吁吁地爬升後,橫亙在眼前的是Cho La隘口的第一道關卡 -45度巨石坡。

 

 

聖母峰基地營 EBC 健行紀錄 (下) 翡翠聖湖Gokyo by Wilhelm Chang 張威廉
通過巨石坡來到鞍部後,可享有開闊的視野。

 

 

由於覆蓋著石塊,一開始進入冰河時很難知道到底腳踩著的是冰還是實地,因此常有差點滑倒的狀況。我看到不遠處有個剛越過冰河的登山客拎著冰爪過來,於是也用Sneaker和一些盧比跟他交換。後來在冰河上看到一個中國登山客因為沒穿冰爪滑倒,差點一路滑進冰河底部,所幸及時被拉住,我也暗自慶幸有換到冰爪。雖然往來冰河的揹伕沒有穿冰爪依然能背著負重來去自如,但一般人還是帶著比較保險,至少能比較有效率地通過冰河坡。

 

聖母峰基地營 EBC 健行紀錄 (下) 翡翠聖湖Gokyo by  Wilhelm Chang 張威廉
朝冰河坡推進。圖中央的石塊下有冰層露出,也是此區域的寫照。常出現因分不清腳踩的是覆蓋砂石的冰層還是實地而差點滑倒的情況。

 

 

聖母峰基地營 EBC 健行紀錄 (下) 翡翠聖湖Gokyo by  Wilhelm Chang 張威廉
穿越冰河的登山客。

 

過了冰河後,再爬一小段頗陡的石坡,就會抵達Cho La隘口的最高點。此處經幡飛揚,多數人會在這裡休息、拍照與吃點東西補充體力。在Cho La隘口前的山屋多會提供外帶午餐的服務,多是像水煮蛋這樣的簡單食物,給需要的登山客。我則是想把帶來的行動糧吃完減輕重量。一路上因為都有山屋提供熱食,所以其實沒什麼吃行動糧。反倒是在這天水不夠喝,只能在路上鑿開結冰的河流過濾來喝。

 

 

聖母峰基地營 EBC 健行紀錄 (下) 翡翠聖湖Gokyo by Wilhelm Chang 張威廉
經幡飛揚的Cho La隘口最高點。

 

離開隘口的最高點後,便是往下通過極陡的鬆動碎石坡,由於踩點經常滑動加上背上的負重,對膝蓋是不小的負擔。好不容易下到山底後還得穿越一片鋪滿巨石的平原,得小心翼翼的踩在其上,設法保持平衡並同時前進。離開巨石平原後,橫亙在眼前的又是一段長上坡。雖然心中暗自叫苦,但也只能埋頭慢步前進,一步一步地爬上坡。所幸這是這天最後一次的上坡,接下來的是看似毫無止境的長下坡。雖然一度因為走了很久還是看不見任何村落而有些沮喪,但最終還是在一座河谷的底部走到了Thagnag (4700m) 。

 

聖母峰基地營 EBC 健行紀錄 (下) 翡翠聖湖Gokyo by Wilhelm Chang 張威廉
下到平地回望Cho La隘口(圖中稜線凹處)。從最高點到平地需下切約400公尺、經過頗陡的鬆動碎石坡,因此也不輕鬆。

 

 



離開Thagnag必須再跨過另一條冰河才能抵達Gokyo,過程雖然也不輕鬆,但冰河上面都覆蓋著砂石,踩點也相對穩固,所以還算好走。加上Gokyo與Thagnag只有一條冰河之隔,所以這天的很快就抵達目的地。Gokyo湖畔的山屋相對於過去幾天的顯得豪華許多,甚至還附設了麵包店。山屋充滿了才剛開始健行不久的登山客,他們看起來活力充足、士氣高昂。與十幾天沒洗澡、蓬頭垢面又疲憊憔悴的我們有著強烈對比。遇到這些充滿朝氣的登山客,也代表我們離開喜馬拉雅山區的日子不遠了。

 

聖母峰基地營 EBC 健行紀錄 (下) 翡翠聖湖Gokyo by Wilhelm Chang 張威廉
果宗巴冰河的彼岸就是Gokyo。

 

聖母峰基地營 EBC 健行紀錄 (下) 翡翠聖湖Gokyo by Wilhelm Chang 張威廉
途中的冰河露面。

 

Gokyo主要有五座湖,最大也普遍被認為最美的是第三湖,也是眾多山屋座落之處。我在這裡停留兩天,好好休息之外,也為此行最後的拍攝重點做準備。我選擇拍攝Gokyo湖的地點是一旁海拔5357公尺的Gokyo Ri,此處除了可以看到Gokyo第二、第三湖之外,也能看到果宗巴冰河、聖母峰與群山。

 

聖母峰基地營 EBC 健行紀錄 (下) 翡翠聖湖Gokyo by Wilhelm Chang 張威廉
Gokyo第三湖畔的村莊與山景。



 

聖母峰基地營 EBC 健行紀錄 (下) 翡翠聖湖Gokyo by Wilhelm Chang 張威廉
Gokyo Ri山頂。登頂這日其實雲層頗厚,本來有點憂心光線會被遮住。

Gokyo Ri (5357m) 其實有點像Kala Pathar,幾乎就是一路陡上六百公尺,所以也不太輕鬆。登頂Gokyo Ri這天是多雲的狀況,這對攝影者來說是憂喜參半。憂的是雲層在錯的方向,擋住日落最好的光線;喜的是雲層若是在對的方向,則容易出現粉色的雲朵。所幸最後日落的光線並沒有被擋住,而我也看到健行以來最美的顏色,拍到了綠寶石般的Gokyo湖。

 

聖母峰基地營 EBC 健行紀錄 (下) 翡翠聖湖Gokyo by Wilhelm Chang 張威廉
登頂後拍下夕陽時分的景色。夕色列峰下的是果宗巴冰河與綠色的Gokyo聖湖。

 

離開Gokyo後,雖然歸心似箭,但前往Dole路上的絕美風景還是讓我放慢了腳步。在Dole過夜時,遇到一個也是獨攀、才剛開始健行的瑞士女生,她聽到我是台灣人後眼睛亮了起來。她已在亞洲旅行了十五個月,更曾在台灣待了一個月。期間即使語言不通,仍受到許多人的熱情幫助,因此相當喜歡台灣。我跟她說了之後的路況,並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項之後,隔天便與她道別繼續下山。之後的路徑,特別是抵達南奇巴札後,就是熟悉的景色了。這時更是歸心似箭,想趕快回到加德滿都洗個熱水澡,吃頓好料的。我在盧卡拉因飛機延誤多停留了一天,但最終還是回到了加德滿都,結束了我的第三極朝聖之旅。

 

聖母峰基地營 EBC 健行紀錄 (下) 翡翠聖湖Gokyo by Wilhelm Chang 張威廉
前往Dole途中的景色。

延伸閱讀



加入我的粉絲團

追蹤我的Instagram

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