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入柏林納粹防空塔廢墟

柏林納粹防空塔廢墟 介紹與遊記



深入 柏林納粹防空塔 廢墟 見證希特勒的狂妄幻想

林北方離市區不遠處,鐵路旁的一座小丘上,有條看似再稀鬆平常不過、當地民眾慢跑健行的步道。 隨著步道越往山裡走,一旁茂密的樹林後有座巨大的水泥建築若隱若現。 這就是當初納粹在柏林興建三座防空塔中僅存的一座,而這座小丘,則是建築被轟炸後的殘磚破瓦堆疊而成。

隨著時間推移,柏林圍牆倒塌、兩德統一。 這裡從佔領區內不能接近的禁區、好奇者試膽的探險地變成現在已經整理完善,市民散步、運動看風景的公園。 防空塔內部也整理成為相對安全,可以對外導覽的景點。

我還在求學時曾在Discovery頻道看到介紹柏林防空塔的紀錄片,因為本身對於二戰歷史相當感興趣,很喜歡走訪二戰遺跡、古戰場,當時就決定哪天到柏林後一定要來。 因此這次來柏林,除了拍攝攝影作品外,也特別安排走訪二戰景點,柏林防空塔更是此行的大重點。

要進入柏林防空塔必須參加Berliner underwelten(柏林地下世界)的導覽團,除了柏林防空塔之外還有柏林地下道等過去戰爭時期建造的地下結構導覽, 可以先上他們官網 查看哪天的什麼時後有想參加的團(導覽語言主要為英語和德語)。  售票中心就在公園旁與地鐵站旁,從市中心搭乘S-Bahn或U-Bahn皆可抵達。(詳見右方地圖)。參加柏林防空塔導覽團必須穿球鞋。

 

買完票後可以先離開,快到集合時間時再到指定地點集合就好。 時間到時,嚮導確定完人數後,會先帶到防空塔的外圍稍微自我介紹、講解一下流程,再帶團員進入防空塔。 進入防空塔後,第二位嚮導會開始發放安全帽、帽套與反光背心。(很重要,我撞到頭很多次,幸好有安全帽......)

 

在大家穿背心與戴安全帽的空檔時,嚮導允許大家可以自拍一下,這也是防空塔內唯一能拍照的地方,其他地方都嚴格禁止。 如果想要留下防空塔內結構的相片紀錄,請把握這個機會。

 

這個規定有些人可能覺得有點爭議,我們那團就有一個團員提出疑問。 嚮導給的回答是,雖然防空塔的所有權是屬於政府的,某個程度上也是人類的共有文化財。 但柏林地下世界是負責經營與維護的一方,有權利決定他們要如何經營這些導覽。 也許經營方想保持神秘感吧?(官方說法是為了維持導覽的順暢) 而且導覽團是以小規模,前後嚮導壓隊的方式進行,即時有人想偷拍也幾乎不可能得逞,所以各位還是專心地沈浸在這顆時光膠囊裡吧。 (說真的,每次我到內部禁止拍照的地方,因為沒了要拍到畫面的壓力,好像也真的有更沈浸的體驗)

深入柏林納粹防空塔廢墟 見證希特勒的狂妄幻想 by 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售票與資訊中心。

深入柏林納粹防空塔廢墟 見證希特勒的狂妄幻想 by 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售票處。導覽語言主要為德語、英語與西語。

深入柏林納粹防空塔廢墟 見證希特勒的狂妄幻想 by 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嚮導在進入防空塔前先在外面說明導覽流程。



這些防空塔是在1940以後開始陸續建造,以應付盟軍的空襲。目前只剩八座依然存世,分布在柏林(3)、漢堡(2)與維也納(3)。 這些防空塔除了防禦空域外、作為堡壘之外,內部也有醫院與容納一萬名平民的空間,作為空襲時的避難所。 在後來的柏林戰役中,這些防空塔成了各自獨立運作的堡壘,收容的平民遠超過原本設計容量。 這些防空塔因為極其堅固且補給充足,蘇聯紅軍通常因為無法攻克而選擇繞過,成了柏林幾個最後投降的地點(因為補給耗盡)。

這些防空塔的建造在戰時擁有極高的優先權,如此龐大且堅固的軍事設施,竟然只耗時六個月就完工。 除了德國的火車時刻表為了運送防空塔建材而改變,納粹使用了從歐洲各佔領地抓來的奴工,日夜不停地趕工。 防空塔的工地也是少數在柏林寒冷的冬天享有暖氣的地方 -不是為了給工人取暖,而是為了防止混擬土結凍。

 

深入柏林納粹防空塔廢墟 見證希特勒的狂妄幻想 by 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二型防空塔建造中的照片,攝於1942年。 -via 維基百科。

深入柏林納粹防空塔廢墟 見證希特勒的狂妄幻想 by 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這些納粹建造的防空塔有三型,柏林的三座都是屬於第一型、最大的防空塔 (70.5 m × 70.5 m × 39 m)。  有兩個主要結構 -G塔(火炮塔) 與 L塔(指揮塔)。 在戰後這些防空塔分處英國、蘇聯與法國佔領區,這三國分別對防空塔進行不同程度的破壞與拆除嘗試。  如今只剩Humboldthain防空塔,也就是導覽的這座塔還能參觀。



三座防空塔中,最先開始拆除的是英國人,他們首次嘗試拆除位在柏林動物園內的防空塔時並不順利。 儘管事前經過規劃計算與順利拆除指揮塔的經驗,在25頓炸藥爆破後的一陣煙塵後,主砲塔依然紋風未動,英國軍方在當天受邀前來觀看拆除的媒體前顯得有些尷尬,一名美國記者甚至下了「德國製造,堅不可摧」的評語。 四個月後第二次嘗試則是在塔身鑽了400多個孔、使用了35頓炸藥,才終於將動物園防空塔給摧毀、扳回顏面。

蘇聯人看到英國人的經驗後,便著手對自己佔領區內的 Friedrichshain防空塔進行拆除。 爆破後防空塔從中間裂為兩半,蘇聯人也沒有像英國人繼續拆解這些防空塔殘骸,而是用柏林市區清理出的大量瓦礫將之掩埋。 至今只有少數的防空塔頂露出地面。

深入柏林納粹防空塔廢墟 見證希特勒的狂妄幻想 by 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1947年英國人拆除動物園防空塔時的照片。 -Via 維基百科。

深入柏林納粹防空塔廢墟 見證希特勒的狂妄幻想 by 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1949年蘇聯佔領區內防空塔的拆除照片。 -via 維基。

最後拆除的是法國佔領區的Humboldthain防空塔。 法國人原本的想法是炸掉一邊讓防空塔失去平衡,然後利用防空塔自身的重量來達到破壞與拆除的目的。 但沒想到爆破後另一半竟然屹立不搖,考慮到防空塔就緊鄰在蘇聯佔領區擁有的鐵路旁、對剩下的防空塔進行拆除可能導致建築倒進蘇聯佔領區引發事故的風險,法國人決定就地掩埋防空塔炸毀的部分,也造就了今日Humboldthain防空塔的樣貌。之後的漢堡、維也納防空塔大概也是基於拆除困難且費用昂貴,就直接改做其他用途使用。

深入柏林納粹防空塔廢墟 見證希特勒的狂妄幻想 by 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Humboldthain防空塔當時的拆除情形。 -via 維基百科。

深入柏林納粹防空塔廢墟 見證希特勒的狂妄幻想 by 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法方將防空塔被破壞的部分掩埋,造就今日防空塔的大致樣貌。 -via 柏林地下世界。

深入柏林納粹防空塔廢墟 見證希特勒的狂妄幻想 by 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崩塌一半的防空塔。 -via 柏林地下世界。



從入口循著長長的樓梯下來後,我們首先先到了一個結構相當完整的空間。 裡頭陳列了防空塔過去的照片以及在內部找到的一些文物。比較特別的是,嚮導點出防空塔竟然有預留大面積窗戶的結構,嚮導特別要大家仔細端詳一番後,猜猜它的用途,畢竟這在講究堅固與不易被攻入的碉堡建築中相當反常。 大家輪番說出自己的猜測後(我猜是偽裝成民房),嚮導說這是因為希特勒想要在戰爭『勝利』後,把這些防空塔改建成為納粹軍事成就的博物館,是他改造柏林的日爾曼尼亞計畫中的一部份。但這些防空塔建造時,納粹在兩線戰場上都是水深火熱,可以見證希特勒的對於勝利的狂妄幻想。

 

在這個空間的解說完成後,我們經由另一座鐵製樓梯準備再往下一層樓前進。 這層樓結構遭到的破壞比較嚴重,一開始的通道必須半蹲著前進(我不時敲到頭,慶幸有戴安全帽),才來到另一個比較完整的空間。 這裡我們看到了過去運送彈藥的豎井,深度非常的深。 也看到了為什麼我們剛剛沒循著一開始的樓梯向下 -因為下方的結構已經完全崩壞。 嚮導說早期常有人進來探險,有些人甚至只拿著打火機就進來了。 在一片漆黑以及對防空塔結構與穩固性未知的情況下,常有人失足摔落這類崩壞的樓梯井。 輕則斷幾根骨頭,重則葬送小命。

深入柏林納粹防空塔廢墟 見證希特勒的狂妄幻想 by 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在穿戴裝備時可以自拍與記錄防空塔內部的結構。

深入柏林納粹防空塔廢墟 見證希特勒的狂妄幻想 by 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穿過門後,導覽便隨著螺旋梯而下深入柏林防空塔。

我們接著又循著從崩落水泥塊清出的小徑,陸續參觀了幾個空間。 這裡其實都是上層、屬於軍事設施的結構。 但因為戰時超收了數倍於設計容量的平民,這些軍事空間常常也擠滿了躲避轟炸的平民。 當空襲來臨,頭上八座並聯的128mm口徑防空砲(12發/分鐘)與其他數座較小火炮不間斷開火時,龐大的衝擊力與震波是會隨著水泥結構往下傳遞的。 可以想像身處在擠滿人的空間中,劇烈震動與噪音帶來的不適。

 

我們負責壓隊的嚮導,其實也是柏林地下世界的負責人。 他特別請大家看看天花板  -有一些礦物質隨著液體從建築縫隙中滲出堆積、外型像鐘乳石的物體掛在天花板上。 他說這的確是維持防空塔狀態的挑戰之一,但我們現在沒有在天花板看到的,是蝙蝠。 在他和他的合夥人剛開始著手清理防空塔時,內部住滿了蝙蝠。 更棘手的是,這些是特殊的蝙蝠,既然防空塔已經成了他們的棲地之一,就不能趕走他們。 因此如何和這些蝙蝠和諧的共存,同時又維持防空塔內適合參觀的環境,是目前他們的另一項挑戰。 他特別提到一開始的時候他們清了好久的蝙蝠屎......

最後我們來到一個我個人認為是防空塔內精華之一的地方 -我們站在一個斷面上,從這裡望去是一大片水泥屋頂與部分結構崩塌後傾倒在瓦礫上,這個水泥屋頂的寬度達到數十公尺寬,這部分的防空塔是完全掩埋在瓦礫廢土堆下的。

一直到這裡我才真正對防空塔內部規模究竟有多大有實際的概念。 嚮導特別指出瓦礫上一些閃爍的亮點,那是他們特別放置,確保防空塔結構沒有進一步變動的雷射裝置。 整個導覽也在這裡結束,我們陸續循著樓梯往上,回到原本的入口,繳回安全帽、背心,便在防空塔門口解散了。

*更多當今內部的照片可以參考柏林地下世界網站上的導覽介紹 這邊因為版權的緣故就不放上來了。

深入柏林納粹防空塔廢墟 見證希特勒的狂妄幻想 by 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倒塌後的防空塔。導覽最後來的的斷面就是圖中倒塌屋頂的內部。- via Wiki



深入柏林納粹防空塔廢墟 見證希特勒的狂妄幻想 by 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防空塔入口。

深入柏林納粹防空塔廢墟 見證希特勒的狂妄幻想 by 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從防空塔頂望向柏林市區。

深入柏林納粹防空塔廢墟 見證希特勒的狂妄幻想 by 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運作中的砲座。 -via Wiki。

深入柏林納粹防空塔廢墟 見證希特勒的狂妄幻想 by 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砲座現狀。

深入柏林納粹防空塔廢墟 見證希特勒的狂妄幻想 by 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運作中的砲座。 -via Wiki。

 

深入柏林納粹防空塔廢墟 見證希特勒的狂妄幻想 by 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砲座現狀。

離開防空塔入口後,我又繼續在防空塔周遭走走,仔細端詳了防空塔的外部結構。 其實防空塔現在的高度只有完整時的一半不到,露出體積更是連1/4都沒有, 但兩個砲座的位置尚稱完整,還是可以相當程度想像當年防空塔的樣貌。

 

 



離開了砲座之後,我沿著一旁的步道,順著斜坡而下,回到文章一開始提到的小徑。 小徑一旁其實有幾階樓梯可以穿越樹林,來到防空塔的正下方。

深入柏林納粹防空塔廢墟 見證希特勒的狂妄幻想 by 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防空塔正面的全景接圖。 跟下圖對比可以發現露出的塔體高度不到一半。

深入柏林納粹防空塔廢墟 見證希特勒的狂妄幻想 by 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位於德國漢堡Heiligengeistfeld的一型防空塔現狀。狀態相當完整,如今改裝成夜店與音樂學校。 via Wiki。

深入柏林納粹防空塔廢墟 見證希特勒的狂妄幻想 by 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Humboldthain防空塔今日的底部。

深入柏林納粹防空塔廢墟 見證希特勒的狂妄幻想 by 旅行攝影師張威廉 Wilhelm Chang

從此處可以看到防空塔填起來的窗戶結構。

在柏林,最熱門的還是冷戰時期留下來的文物與設施,例如柏林圍牆、查理檢查哨等等。 許多二戰時期的建物,除了前納粹空軍總部轉作財政部、奧運運動場依然用於體育用途外,多數都在戰後,尤其以避免納粹復辟的目的,被徹底拆除;沒被拆除的,就任其荒廢。 但在二戰結束近八十年的今日,在德國,這些建物又逐漸因為歷史文化與觀光的價值得到重視,獲得一定程度的修復與整理。 這對於如我的歷史迷們,無疑是利多於弊。

但要看到完整納粹建築群代表,我個人認為首選為紐倫堡。 我後來去了紐倫堡的納粹遊行場、黨代表大會紀錄片『意志的勝利』的拍攝地和眾多納粹戰犯的終點 -紐倫堡600號法庭,再陸續與各位分享。

 

其他相關二戰景點:

大西洋堡壘 Longues-Sur-Mer德軍岸炮陣地

前德軍總部 大西洋堡壘博物館 Le Grand Bunker Musee

黃金海灘與桑葚人工港 Gold Beach And Mulberry Harbour

D-Day博物館 Musée Du Débarquement

奧馬哈海灘 Omaha Beach

延伸閱讀



加入我的粉絲團

追蹤我的Instagram

只有 WordPress 網站管理員能看到這項錯誤訊息

Warning: The account for needs to be reconnected.
Due to Instagram platform changes on March 2, 2020, this Instagram account needs to be reconnected to allow the feed to continue updating. Reconnect on plugin Settings page

錯誤: 這個帳號的 API 要求已延遲。 不會擷取新貼文。

這個網站使用的 Instagram 存取權杖發生問題,目前網站伺服器無法連結至 Instagram。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