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姆斯特丹 Amsterdam

阿姆斯特丹 Amsterdam 景點介紹與旅遊建議



姆斯特丹是世界上保存最好的十七世紀城市之一,保留著過去荷蘭黃金年代的光輝之餘,也擁抱進步與開放。漫步在這座扇形運河網構築而成的古典城市裡,除了每個轉角、每座橋樑都是美景外,也有紅燈區、大麻店和世界級的博物館。阿姆斯特丹洋溢著活力卻不喧鬧,是座充滿對比卻又彼此和諧並存的城市。

 

阿姆斯特丹 Amsterdam 對比和諧並存的荷蘭首都 by Wilhelm Chang 張威廉
運河交織、小橋橫亙的阿姆斯特丹在外觀上是座古典的城市。

阿姆斯特丹雖然相較於其他荷蘭城市如鹿特丹等較為年輕,但其重要性卻絕不亞於這些城市。阿姆斯特丹自十四世紀起與漢薩同盟的成員貿易後開始繁榮,十六世紀經歷了八十年戰爭,脫離西班牙支的哈布斯堡王朝獨立後,成立了荷蘭共和國。

 

阿姆斯特丹 Amsterdam 對比和諧並存的荷蘭首都 by Wilhelm Chang 張威廉
阿姆斯特丹街道夜景。十七世紀時由於土地珍貴,因此税是依據房子的寬度徵收,這也造成阿姆斯特丹窄高型的街屋樣式。這些街屋多有不同樣式山牆來點綴,如三角形、階梯形和鐘形等等。

 

十七世紀時,貿易創造了荷蘭的黃金年代,更成就了阿姆斯特丹的巔峰。從阿姆斯特丹出航的船隻可以抵達世界的各個角落,前往包含北美、南美、印度、印尼、日本等地進行貿易。阿姆斯特丹富裕的商人也是荷屬西印度公司與荷屬東印度公司的最大股東,這兩間公司在世界各地建立貿易據點和殖民地,如南台灣的安平,開展並穩固荷蘭的全球貿易網,為荷蘭賺進大筆財富,更讓阿姆斯特丹成為西方最富裕的城市。熱絡的經濟活動,也讓阿姆斯特丹成立世界首座證券交易所。

 

阿姆斯特丹 Amsterdam 對比和諧並存的荷蘭首都 by Wilhelm Chang 張威廉
Magna Plaza。

 

阿姆斯特丹 Amsterdam 對比和諧並存的荷蘭首都 by Wilhelm Chang 張威廉
阿姆斯特丹夜景。

 

 

 

而財富就會帶動藝術的發展,要一探此時荷蘭藝術的精華,最佳地點就是荷蘭國家博物館。當時的畫家主要客戶不是國家的君王,而是富裕的民間人士。在阿姆斯特丹國家博物館一幅幅描繪十七世紀意氣風發荷蘭富人的畫作中,最著名的就是林布蘭特(Rembrandt)的作品『夜巡』,是最重要的館藏之一。

 

阿姆斯特丹 Amsterdam 對比和諧並存的荷蘭首都 by Wilhelm Chang 張威廉
阿姆斯特丹國家博物館中欣賞林布蘭特『夜巡』的訪客。

 

阿姆斯特丹 Amsterdam 對比和諧並存的荷蘭首都 by Wilhelm Chang 張威廉
阿姆斯特丹國家博物館內古典的圖書館。

 

 

阿姆斯特丹 Amsterdam 對比和諧並存的荷蘭首都 by Wilhelm Chang 張威廉
國家博物館前,過往遊客最愛的『I Amsterdam』裝置藝術已經移除。

 

然而巔峰過後,必然會有下坡。在十八世紀荷蘭共和國經歷了與英格蘭的海權戰爭與拿破侖的法蘭西帝國入侵,前者讓荷蘭失去海權,後者更是讓荷蘭被法國併吞,讓英國趁機奪下荷蘭的海外殖民地、屬地與貿易據點,重挫了荷蘭的經濟實力。荷蘭共和國的覆滅也讓阿姆斯特丹重要性大減,發展陷入有史以來的最低點。直到十九世紀,荷蘭脫離法國成立荷蘭聯合王國,加上通往北海與萊茵河的運河開通,阿姆斯特丹才又逐漸成為歐洲的經濟要角。此時期另一位重要荷蘭畫家梵谷的作品與其一生的成就與掙扎,今日也在阿姆斯特丹的梵谷美術館得到完整的展示。

 

阿姆斯特丹 Amsterdam 對比和諧並存的荷蘭首都 by Wilhelm Chang 張威廉
水壩廣場。 水壩廣場如其名,原是水壩所在之處。這也是阿姆斯特丹的名稱起源 -建於Amstel河上的水壩(Dam)。圖中新古典式的建築為阿姆斯特丹王家宮殿。原是十七世紀荷蘭黃金年代時的阿姆斯特丹市政廳,後來在拿破崙入侵後,改裝為王家宮殿,為被任命為荷蘭國王的拿破崙弟弟使用。

 



早在荷蘭共和國時期,阿姆斯特丹的包容性就開始展現,除了庇護當時從歐洲各國逃來的天主教受壓迫教派,也包含了猶太人與其信仰。即便二十世紀初納粹德國佔領荷蘭,阿姆斯特丹仍有許多荷蘭人冒險藏匿猶太人。這些藏匿的猶太人中,最知名的莫過於少女安妮法蘭克(Anne Frank)一家,安妮一家當時的躲藏之處今日依然保存昔日的模樣,包含牆上安妮所貼的雜誌剪報,是遊客大排長龍的紀念館。

 

阿姆斯特丹 Amsterdam 對比和諧並存的荷蘭首都 by Wilhelm Chang 張威廉
安妮法蘭克故居外大排長龍的遊客。安妮的日記之所以如此觸動人心,大概是因為她文筆間透露出的少女芳心以及日記嘎然而止所形成的強烈對比。訪客及讀者藉由一位少女對未來想像所產生的親密連結,在安妮一家最終被納粹祕密警察查獲而被突然斬斷後,自然會想知道安妮後來的命運為何。安妮一家最終被送往集中營,安妮本人在二戰結束前數週死於集中營,全家僅有其父親倖存。訪客得以由一人的遭遇投射至被屠殺的六百萬猶太人,藉以具體感受大屠殺的規模與慘無人道,而這或許是安妮日記帶來的最大教育意義。安妮日記在台有中譯本出版,有興趣的人可以找來閱讀

 

今日阿姆斯特丹的包容性依然存在,而且是走在世界前端。相對於嚴格禁制,荷蘭人似乎更傾向開放且有效管理,性工作者與性表演秀群聚的紅燈區與販售大麻的Coffeshop都是典型的例子。在這個運河波光粼粼、單車頻繁馳騁的詩意城市裡,活力與悠閒、傳統與前衛有著巧妙的平衡。造訪阿姆斯特丹除了能飽覽美景、名畫外,也能看到更寬廣的處世態度。

 

阿姆斯特丹 Amsterdam 對比和諧並存的荷蘭首都 by Wilhelm Chang 張威廉
阿姆斯特丹紅燈區。櫥窗女郎雖然穿著火辣,但其實多在低頭滑手機,極少數才會賣弄嫵媚。多數遊客也都是window-shopping,我走了一圈,也才看到一位男子推門進去消費。櫥窗後方有扇門通往性工作者工作的房間,也因此櫥窗若是空著,代表櫥窗女郎正在工作或者休息。

 

阿姆斯特丹 Amsterdam 對比和諧並存的荷蘭首都 by Wilhelm Chang 張威廉
紅燈區後巷的運河。附近其實是熱鬧的餐廳、酒吧街。不時還有載滿狂歡客的遊船駛過。

 

阿姆斯特丹 Amsterdam 對比和諧並存的荷蘭首都 by Wilhelm Chang 張威廉
在阿姆斯特丹,Coffee shop代表的是販售大麻的商店,Café才是咖啡館。大麻店的營運模式就像一般餐廳一樣,有各種效果的大麻『菜單』,也提供外帶或內用的選項。雖說依規定要查驗證件,但我也碰過沒有要求的店家。

 

阿姆斯特丹 Amsterdam 對比和諧並存的荷蘭首都 by Wilhelm Chang 張威廉
雖然圖中這台是起司店的擺設,但阿姆斯特丹隨處可見單車來回奔馳,河岸與橋上的欄杆都鎖滿單車,是徹底融入阿姆斯特丹人生活的交通工具。

延伸閱讀




我的Lightroom濾鏡組


加入我的粉絲團

追蹤我的Instagram

Comments

comments